2015年6月8日 星期一

菩薩地-第四持次第瑜伽處

如是已說菩薩地義,云何應知此中次第?
[]前面這已經宣說菩薩地的廣大的甚深義,這個文太廣大,太廣博,我怎麼樣才能知道這裡邊的前後的次第,也就是要義。
tatrāyaṃ bodhisattva-bhūmāv anukramaḥ.

1.初持攝
1.1.種性發心持
謂諸菩薩要先安住菩薩種性,乃能正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。
[]1)就是在佛法裡邊發無上菩提心的人,都可以稱之為菩薩。這個菩薩是怎麼情形?無始劫來你內心裡面有菩薩種性,若有菩薩種性,這個種性不會失掉,所以就是安住菩薩種性。這時候這個人才能遵循正法,發起建立無上菩提心的。這個心也就是願,發無上菩提願,就是願得無上菩提,希望能夠成佛。
2)種性發心持,持就是有堪能性的意思。你內心裡面有菩薩種性,若遇見因緣,你就能發無上菩提心。如果內心裡面沒有菩薩種性,無上菩提心是不能建立。
gotra-stho bodhisattvo 'nuttarāyāṃ samyaksaṃbodhau cittam utpādayati.

1.2.行加行持
1.2.1.所學處
既發心已,方正修行自他利行;於自他利正修行時,得無雜染方便;無雜染故,得無厭倦方便;無厭倦故,得諸善根增長方便;於諸善根得增長已,能證無上正等菩提。
[]1)已經發無上菩提心以後,他才能夠正式地修習自利的功德、利他的功德。就是有願而後才能有行,沒有願是不可能有行的。
2)對於自己的聖道的利益,對於眾生聖道的利益,這兩件事你能努力地實踐的時候,時間久了,應該成就,得是成就,成就無雜染的這個功德,也可以說是個方便,方便也是功能的意思。無雜染是清淨,什麼叫做清淨?就是無所得的般若智慧是無雜染的方便;你成就這個智慧,就不會有染污。學習這個般若的法門,就能滅除貪瞋癡的煩惱,同時也能消滅有所得的污染。成就無雜染的方便,也就是成就清淨的般若的智慧,也就是無所得的智慧,也是我空的智慧、法空的智慧,成就無雜染的大智慧。大智慧是無雜染的方便,這個大智慧,若從三大阿僧祇劫來說,就是要一大阿僧祇劫才成就。
3)因為心裡面沒有雜染,就會又成就殊勝的功德,就是度化眾生的時候,沒有疲勞這件事。
4)因為得無生法忍以後,做什麼功德都逐漸增長,而不感覺辛苦,他就繼續地勇猛地精進修學六波羅密,就是自利利他的功德。得諸善根增長方便,就是也會成就一切善法的根,增長的方便;就是你的戒定慧逐漸地增長,你的大福德、大智慧都逐漸地增長,或者信進念定慧的善根都在增長。
5)這些無量無邊的善根,從初地、二地、三地、乃至到第十地,這樣增長以後,能證無上正等菩提,就得無上菩提,成佛。
a)得無雜染方便等者:以真實義為所緣境,名無雜染方便。此即〈真實義品〉所攝。善修定心,令心調柔能得三種神變教授,名無厭倦方便。此即〈威力品〉攝。能熟自他,名諸善根增長方便。此即〈成熟品〉攝。
a1)以真實義為所緣境,真實義就是第一義;以第一義為所緣境的時候,你能見第一義的時候,名無雜染方便。這句話裡邊所含容的道理就是〈真實義品〉所講的。
a2)無厭倦方便怎麼講呢?就是善修定心,善者能也,得無生法忍的菩薩,他能夠修色界四禪,他應該是在未到地定裡邊見真實義。在這個時候已經成就未到地定,他再繼續地修這個定,使令這個心調柔,調柔就是定。心裡面有欲,它就剛,暴惡。若繼續修定的話,能夠成就定的時候,這個欲就沒有,心就調柔。心調柔的時候,有什麼事情呢?能得三種神變教授,神境神變、記說神變、教誡神變。就是在色界四禪裡面現種種神通,也有他心通,也能為人說法,名無厭倦方便。就是得禪定,成就三種神變,這時候你自己修行也好,度化眾生也好,不感覺到辛苦。無厭倦方便,把〈威力品〉的大意都包括在內。
a3)這時候不厭倦,你對於自己的善根、教化眾生的事情都不斷地精進地做這些事情,所以你能成熟自己的善根,也能成熟眾生的善根,這叫做諸善根增長方便。此即〈成熟品〉攝。
utpādita-cittaḥ sva-parārthe prayujyate. sva-parārthe prayujyamānaḥ asaṃkleśopāyaṃ labhate. asaṃkliṣṭaḥ akhedopāyaṃ labhate. akhinnaḥ kuśala-mūla-vṛddhy-upāyaṃ labhate. kuśala-mūlair vivardhamāno 'nuttarāṃ samyaksaṃbodhim abhisaṃbudhyate.

1.2.2.如是學
又於如是自他利加行,無雜染方便、無厭倦方便、善根增長方便,得大菩提中將修行時,先於甚深廣大正法安立信解;立信解已,訪求正法;求正法已,廣為他說,亦於正行自能成辦。於成辦時,若由此於此為此應行,即由此於此為此而行。
[]1)又於如是自他利加行,無雜染方便、無厭倦方便、善根增長方便,得大菩提中,就是在這個次第中。將修行時,你發無上菩提心,是要學習佛法,學習佛法也自然是修行六波羅密,這個時候。
2)先於甚深廣大正法,就是菩薩地這是大乘佛法,廣大的大乘正法。安立信解,你能建立信心,也能通達裡面的義,所以叫信解。對於大乘佛法有信解以後,不會坐在那裡,要訪求正法,你要到各地方求法,向人要低頭,向人學習正法的。
3)求正法已,求得了,也就是通達佛的正法以後,要有大悲心廣為眾生宣說。為他宣揚正法,同時也對於這個正行,就是戒定慧,自己能成辦戒定慧的功德。
4)如果你能成辦正行,能努力地修學戒定慧,在這個時候,你自然會這樣,就是由此於此為此這樣做,應該這樣做。前面說應行,是應該這樣做,事實上還沒有做;即由此於此為此而行,這是開始做,事實上也這樣的修行。
a)安立信解至由此於此為此而行者:當知此即〈力種性品〉所攝。言由此於此為此應行者:謂由從他得正教授,或由施他無倒教授,能令智力種性漸得清淨,漸得增長,是名由此應行。於所遮止開許法中,善能教誡所攝徒眾,令不現行或現行故,是名於此應行。為於有情普能攝受調伏成熟應行方便所攝身語意業,是名為此應行。餘文易了,如應當知。
a1)這一段文說的道理,就是〈力種性品〉所說的道理。言由此於此為此應行者,什麼意思呢?謂由從他得正教授,就是立信解已,訪求正法,你能這樣,就是謂由從他得正教授,從另外一個善知識那裏得到一個如法的教授,或者由於你自己發大悲心能布施他人無倒的教授,這兩件事都應該有。你自己也學習、同時也能夠無倒地教授他人,就能令你自己的智慧力量,這個種性,就是原來你有菩薩種性,現在你能這樣學習,你的智力種性就增長。逐漸地你的智慧就清淨,清淨的智慧不斷地修行,漸漸地智慧增長,這就叫做由此應行。
a2)對於所不容許做的事情,或是容許你做的事情。一個是不聽、一個是聽,這兩件事裏面,你能夠教誡你所攝受的徒眾、你的弟子,令所遮止的事情不現行;開許的事情就現行。就叫做於此應行。
a3)前面只是說你所攝受的徒眾,這裏是說是為一切有情,普遍地能夠攝受這些眾生,調伏他們的染污、放逸的事情。成熟他們的善根,調伏和成熟,這兩件事是應行、應該這麼做。應行的這個方便所攝,就是一個身業、一個語業、一個意業,就是你自己的身語意業能夠成熟、能夠調伏一切有情,令有情的身語意業也都能得到調伏,是名為此應行。餘文易了,如應當知。
sva-parārtha-prayoge ca asaṃkleśopāye va akhedopāye ca kuśala-mūla-vṛddhy-upāye ca bodhi-prāptau ca pratipadyamāna ādita eva gaṃbhīrodāreṣu dharmeṣv adhimuktiṃ niveśayati. tad-adhimuktas tāṃ dharmāṃ paryeṣate. paryeṣya pareṣāṃ ca deśayati. svayaṃ ca pratipattyā saṃpādayati. saṃpādayaṃ yena ca pratipattavyaṃ yatra ca yad-arthaṃ ca. tena tatra tad-arthaṃ pratipadyate.

1.2.3.能修學
1.2.3.1.六度四攝供三寶等
由此於此為此行時,如令福德智慧增長所應行者,即如是行。福德智慧既增長已,於不捨離生死方便,能正修行。
[]1)由此,你自己用功。於此,對你的徒眾教授。為此,就是為一切眾生來調伏、攝受、成熟。行時,這個這麼樣做的時候。你這樣做的時候,你做的很好、做的很成功。如令,如這樣做的時候;如就是你能夠如此,由此、於此、為此,這樣,就令你的福德和智慧都增長,也就是你所應行的事情。即如是行,你就這樣做。
2)你的福德智慧既然增長以後,於不捨離生死方便,我們在生死裏邊流轉,是因為有煩惱、業力,在生死流轉。現在你能夠調伏自己,斷除惑業苦,就不在生死裏流轉;但是菩薩有大悲心,又不能離開生死,所以不捨離生死。不捨離生死,要有方便的,現在菩薩有大悲心,不忍棄捨眾生,不能離開生死,這個時候,他就不捨離生死的方便。在生死裏流轉,就是第一義諦的境界這種方便。他能修行這個方便,菩薩有大悲心、修習般若波羅蜜,就是這個不捨離生死的方便。
a)如令福德智慧增長等者:當知此即〈施品〉乃至〈供養親近無量品〉所攝。由彼一切能為福德智慧之因,故令福德智慧增長。由此能感福果智果,能使有情利益安樂。雖處生死,能令不空有大義利,名不捨離生死方便,能正修行。
a1)這裏面說福德智慧增長,就是前面〈施品〉、〈戒品〉乃至〈供養親近無量品〉所攝,就是那裏說的事情。施、戒那些事情,是福德智慧成就的因,若那樣做,你的福德也增長、智慧也增長。
a2)由於你能夠修那麼多的功德,你就能招感到福德的果報和智慧的果報。這個時候,你有廣大的福德智慧,你有堪能使令有情得到利益、得到佛法的利益安樂。你有廣大的福德和智慧,你雖然在生死裏邊,能令你不空在生死裏面,而能成就大義利,對於眾生有大義利、對於自己有大義利,這就叫做不捨離生死方便,能正修行。
tena tatra tad-arthaṃ pratipadyamāno yathā puṇyopacayo jñānopacayaś ca bhavati. tathā pratipadyate. puṇya-jñānopacitaḥ saṃsārānutsṛjanopāye pratipadyate.

1.2.3.2.菩提分法
即於此中正修行時,能行生死無雜染行。
[]1)慚愧
即於此中正修行的時候,就是六度四攝這些事情,在生死裏邊,你沒有執著心,所以沒有雜染行。無雜染行就是慚愧的意思,若行就是有慚愧,若是行雜染行就是無慚愧。
tatra pratipadyamānaḥ saṃsārāsaṃkleśe pratipadyate.

即於此中正修行時,能於自樂行無著行。
[]2)堅力持性
即於此中正修行的時候,能於自樂行無著行,能於自樂是什麼?就是你在禪定裏面有無分別慧、見第一義諦,這時候就是自樂。行無著行,對於這件事也不執著。
tatra pratipadyamānaḥ sva-sukhānadhyavasāne pratipadyate.

即於此中正修行時,能於無量生死大苦,能正修行無厭倦行。
[]3)心無厭倦
即於此中正修行的時候,也就是能於自樂行無著行的時候,能於無量生死大苦裏邊,能正修行無厭倦行,就是不感覺到有苦惱的事情、不感覺到有苦,就是因為觀這些事情都是畢竟空。
tatra pratipadyamānaḥ saṃsāra-duḥkhā-parikhedaṃ pratipadyate.

由於生死無厭倦故,能正訪求種種異論,於一切論得無所畏。
[]4)善知諸論
對於生死沒有厭倦,就是要廣度眾生,所以有需要訪求種種異論,這是聖人,不是凡夫;聖人也要參學善知識,所以能正訪求種種不同的這些異論。於一切論得無所畏,那個論都是大菩薩的境界,特別高深的,但是他不恐怖、沒有恐怖心。
tenāparikhidyamānaḥ śāstrāṇy āgamayitvā sarva-śāstra-viśārado bhavati.

善知論已,復能了知所應為說,所可宣說,應如是說,由此智故,善知世間。
[]5)善知世間
這位菩薩能訪求種種異論,他的智慧就增長。善知論已,又能夠了知所應該為他們說,就是眾生,應該為眾生宣揚這些佛法。所可宣說,應該為眾生說,但是眾生也要有因緣的,沒有因緣你還是不能說的。應如是說,這個眾生應該這樣說、那個眾生應該那樣說。由於你有這樣的智慧的關係,你就能夠通達眾生世間的種種事情、種種差別。這是善知世間。
śāstrajño yasya yad yathā deśayitavyaṃ. taj jānaṃ loka-jño bhavati.

如是菩薩善知諸論及世間已,復能如理訪求正法。
[]6)修正四依
如是菩薩善知諸論及世間已,善知諸論是法;及世間已,這是人。這位菩薩不但是知諸論,知道世間的事情,復能如理地訪求正法。
tathā śāstra-jño loka-jño yoniśo dharmāṃ paryeṣate.

既訪求已,堪能善斷一切有情一切疑惑。
[]7)修無礙解
他既然是訪求正法以後,他的智慧增長,所以堪能夠善斷一切有情的一切的疑惑。 因為有無礙解,所以能斷一切有情的疑惑。
tathaiṣamāṇaḥ sarva-sattva-sarva-saṃśaya-cchedana-samartho bhavati.

如是堪能斷他疑惑,令自福德展轉增長,福德資糧漸得圓滿;令自智慧亦轉增長,智慧資糧漸得圓滿。
[]8)菩提資糧
如是堪能斷他的疑惑,令自福德展轉也是增長,福德資糧漸得圓滿,福德是果報,資糧是因,由因而得果,漸漸地得圓滿自己的福德資糧。令自智慧亦展轉的會增長。智慧資糧漸得圓滿,也逐漸地圓滿。
tathā samarthaḥ para-saṃśaya-cchedanataḥ puṇyenābhivardhamānaḥ puṇya-saṃbhāraṃ paripūrayati. svayaṃ ca jñānenābhivardhamāno jñāna-saṃbhāraṃ paripūrayati.

二種資糧既圓滿已,於諦行相菩提分法無倒修中,能勤修行。
[]9)修菩提分
二種資糧既圓滿已,他的福德智慧資糧圓滿,於苦集滅道四諦的行相,主要就是道諦的菩提分法,他能夠不顛倒地修學止觀,這個止觀能夠精勤地修行。
paripūrayamānaḥ satyākārato bodhi-pakṣya-dharma-bhāvanāyāṃ prayujyate.

於修方便,能正了知。
[]10)修習止觀
對於修聖道的方法能夠正確地通達,就是止觀。
bhāvanopāyaṃ ca prajānāti.

即持如是正勤所修,迴向大乘般涅槃果,不求聲聞及獨覺乘般涅槃果。
[]11)方便善巧
就是取持如是正勤所修的止觀的功德,迴向大乘般涅槃的果。不希求聲聞及獨覺乘般涅槃果。
tathā prayuktas tāṃ bhāvanāṃ mahāyāna-parinirvāne pariṇamayati. na śrāvaka-pratyekabuddha-yāna-parinirvāṇe.

既得如是方便善巧;能於一切菩薩語言,聽聞受持。依修力故,於昔未聞所有諸法一切種相,皆能辨了;於陀羅尼、無礙辯才,皆得圓滿。
[]12)妙陀羅尼
既得如是方便善巧,就是殊勝的止觀。能於一切菩薩語言,就是法語,能夠聽聞還能受持。依修力故,依於、根據他修止觀的力量的強大。於昔,於過去沒有聽聞的所有的佛法,一切種類的差別相皆能辨了,智慧增長有這樣的功能。於陀羅尼,陀羅尼就是總持,不可思議的念力;和四無礙的辯才,皆得圓滿。陀羅尼也圓滿、無礙辯才也圓滿。所以叫做妙陀羅尼。
tathopāya-kuśalaḥ sarva-bodhisattva-bhāṣi... bhāvanā-balena aśruta-pūrvāś cāsya dharmāḥ sarvākāraṃ pratibhāṃti.

為欲永斷一切障故,精勤修習三解脫門。
[]13)三三摩地
為欲永斷一切的障礙,主要就是我執、法執。有俱生的我執、也有俱生的法執。精進地修行空解脫門、無願解脫門、無相解脫門;修這三解脫門,能斷除一切障、我執的障礙、法執的障礙。
sa dhāraṇī pratibhāna-saṃpannaḥ tribhir vimokṣa-mukhaiḥ sarvāvaraṇa-prahāṇāya pratipadyate.

即於此中正修行時,為斷自他一切顛倒增上慢故,勤修正行。如是能於一切種相正行圓滿。
[]14)法嗢柁南
在三三昧中修行止觀的時候,為斷自己的顛倒、他人的顛倒。這個顛倒之中,增上慢的顛倒是很強,精進地修三解脫門。這樣地精勤修行三解脫門,如是能於一切種相正行都能圓滿。
a)能行生死無雜染行乃至一切種相正行圓滿者:當知此即〈菩提分品〉所攝。由具慚愧故。說能行生死無雜染行。由堅力持故,說能於自樂行無著行。謂能禁制染污心性,不隨煩惱自在轉故。言一切論得無所畏者:此即菩薩善知諸論,於彼新新後後法義殊勝差別獲得淨信,故得無畏。言能了知所應為說等者:於諸有情世間流轉差別如實了知,名能了知所應為說。於器世間流轉差別如實了知,名能了知所可宣說。於八種相觀世間義及諸世間所有勝義,名能了知應如是說。是名善知世間。〈菩提分品〉廣顯其義應知。言能如理訪求正法者:此顯菩薩修正四依,於正法中依四正依精勤發起聞思修習正加行故。言能善斷一切有情一切疑惑者:此顯菩薩四無礙解,由是獲得無量最勝善巧,能善為他無倒開示故。言修方便能正了知者:此顯菩薩修習止觀,名修方便應知。言迴向大乘般涅槃果者:此顯菩薩方便善巧能熟自他故,名迴向大乘般涅槃果。言於一切種相正行圓滿者:此顯四種法嗢柁南:如實了知一切諸行皆是無常,一切諸行皆悉是苦,一切諸法皆無有我,及與涅槃其體寂靜;名於一切種相正行圓滿。餘文易了,如應當知。菩提分攝,故不繁述。
a1)當知這就是前面〈菩提分品〉所說的。由具慚愧故,說能行生死無雜染行。由堅力持故,說能於自樂行無著行,什麼意思呢?謂能禁制自己的染污心,就是有所得的心,你一有所得就染污、一有所得就會有高慢,染污心性,不隨你的俱生的我執、俱生的法執的煩惱轉變,煩惱若是現行的時候,就能轉變你的清淨心變成污染。
a2)言一切論得無所畏者,怎麼講呢?此即菩薩善知諸論的意思,怎麼叫做無畏呢?於彼彼新新後後法義,智慧增長的時候,所見的法義和以前就不同,就叫做新;後後的法義也就是新新的法義。這個差別的境界是很殊勝的,是因為你智慧增長,所見的法義是特別殊勝的。更殊勝的法義得到清淨的信心,故得無畏。
a3)對有情世間,在世間上流轉生死的差別,你能夠真實的明白他為什麼生到天上、為什麼又下來。那麼這世間流轉的差別,如實的了知,名能了知所應為說,他因為某種過失得這樣的果報,所以你就知道應該這樣說法,對治他的過失。於器世間流轉差別如實了知,名能了知所可宣說。兩句話,一個是對有情世間、一個偏對於器世間,名能了知所可宣說。
a4)於八種相觀世間義及諸世間所有勝義,名能了知應如是說,是名善知世間。八種相在〈菩提分品〉有說,廣顯其義應知。
a5)言能如理訪求正法者:此顯菩薩修正四依,就是依法不依人等四依。於正法中,依四正依,精勤發起聞思修習正加行故。
a6)言能善斷一切有情一切疑惑者,這顯菩薩有四無礙解的智慧,所以能斷一切有情的疑惑,因為能斷一切有情的疑惑,得四無礙解,所以也就得到無量最勝的善巧智慧,能善為他無倒開示故。
a7)言修方便能正了知者,此顯菩薩修習止觀,名修方便應知,修方便是修止觀。
a8)言迴向大乘般涅槃果者,此顯示菩薩的方便善巧能夠成熟自己、他人的善根故,名迴向大乘般涅槃果。
a9)言於一切種相正行圓滿者,此顯四種法嗢柁南,一切種相正行圓滿是四種法嗢柁南,這下面說四種法嗢柁南是什麼呢?如實了知一切諸行皆是無常,一切諸行皆悉是苦,一切諸法皆無有我,及與涅槃其體寂靜。一切法的體性是寂靜的,名於一切種相正行圓滿。餘文易了,如應當知。〈菩提分〉攝,故不繁述。
tatra pratipadyamāna ātmanaḥ pareṣāṃ ca viparyāsābhimāna-prahāṇāya pratipanno bhavati. iyam asya sarvākārā pratipatti-saṃpat.

1.2.3.3.菩薩功德
如是正行得圓滿已;於一切有情及聲聞獨覺,皆為殊勝。所謂正行功德殊勝;及可稱讚功德殊勝。
[]這樣的正行你能努力地修行得圓滿的時候,就是在一切有情中、一切聲聞獨覺之中你是最殊勝的。這個殊勝是什麼呢?所謂正行功德殊勝及可稱讚功德殊勝,這兩種殊勝功德。
sa tathā pratipannaḥ sarvasattvaprativiśiṣṭo bhavaty api śrāvakapratyekabuddhebhyaḥ pratipatti-guṇa-viśeṣataś cānuśaṃsa-guṇa-viśeṣataś ca.

1.2.3.3.1.正行功德殊勝
當知此中正行功德殊勝菩薩,為利自他勤修正行,用利他事以為自事;聲聞獨覺,則不如是。
[]1)希奇不希奇
當知此中正行功德殊勝菩薩,這位菩薩有正行功德殊勝,為利自他勤修正行,他用利他的事情,就是自己利益自己的事情,利益眾生就是利益自己。聲聞獨覺不是這樣子。這是希奇不希奇;希奇的事情,在菩薩心情又不是希奇。菩薩的毗缽舍那遍一切處都能夠相應,所以利他事就是自利的事;還有一個原因,就是他已經成就奢摩他。隨時都能在奢摩他裏修毗缽舍那,所以沒有自他的分別。
tatra pratipatti-guṇa-viśeṣaḥ. bodhisattvaḥ sva-para-hitāya pratipadyate parārtha-sva-kāryaś ca. śrāvakaḥ pratyekabuddhaś ca na tathā parārtha-sva-kāryaḥ.

由諸菩薩用利他事為自事故;於一切有情起如自己平等之心,由起如是平等心故;於諸有情常施恩惠,不望其報。
[]2)平等心饒益
由諸菩薩用利他事為自事故,對於一切有情,他發起一切有情和自己無差別,在第一義諦裏面沒有自他的差別,他觀察自己的色受想行識、觀察一切眾生的色受想行識,都是離一切相的,所以在這裏面沒有自己和他人的差別。由起如是平等心故,對於一切有情常布施他的恩惠、常愛他,令他得到聖道。他不希望:你來酬謝我!因為他利益他人就是利益自己,利益自己還希望自己酬謝自己嗎?沒有這個分別心,修第一義觀的時候,自然會演變成這個境界。
sarva-sattveṣv ātma-sama-citto bhavati. sama-cittaḥ satatam upakārāya pravartate.
pratikāraṃ ca na pratikāṃkṣati.

菩薩如是勤修行時,常於有情發起希望,欲令彼得利益安樂;由是利益安樂意樂,常能起作不虛加行。當知是名展轉引發正行功德殊勝。
[]3)不虛方便行
菩薩這樣勤修止觀的時候、勤修聖道的時候,他對於一切有情發起希望心。發起什麼希望心呢?就是希望他能成就,得到利益,主要就是戒定慧;得到安樂,就遠離一切苦惱。因為菩薩對於眾生有這樣的希望,常能起做不虛,不空虛加行;就是這件事沒有白做,他做了就會有功效。當知是名展轉引發正行功德殊勝。
a)為利自他勤修正行等者:此即〈功德品〉中第一嗢柁南攝。用利他事以為自事等者:此顯初句希奇不希奇。於一切有情至不望其報者:此顯第二句平等心饒益。常能起作不虛加行者:此顯第四句不虛方便行。
tathā prayuktaḥ satataṃ teṣāṃ hita-sukham āśaṃsate. tathā hita-sukhāśayaḥ avandhyaṃ teṣu prayogaṃ karoti. ity ayam uttarottarāhṛtaḥ pratipatti-guṇa-viśeṣaḥ.
tatrānuśaṃsa-guṇa-viśeṣāḥ.

1.2.3.3.2.稱讚功德殊勝
當知此中稱讚功德殊勝菩薩,於諸佛所獲得授記;非諸聲聞,亦非獨覺。
[]1)授記等
1.1)蒙佛授記
當知此中稱讚功德殊勝菩薩,是什麼意思呢?這個菩薩在佛所得到授記,佛為他授記:在什麼國土、什麼劫中,得無上菩提。這件事不是聲聞人也不是獨覺,唯有這位菩薩才能夠有這樣功德。
bodhisattvo vyākaraṇaṃ labhate buddhebhyaḥ. na śrāvako na pratyekabuddhaḥ.

得授記已;便能安住不退轉地。
[]1.2)墮決定中
「得授記已;便能安住不退轉地」,得授記了以後,他就安住在不退轉裏,不會再從這個位子退下來。這個沒有見第一義諦的人,都是有退轉的可能的,現在雖然成就這樣的功德了,但也有可能會失掉。若是你見第一義諦了,同時你也有奢摩他的成就,就不會從這個地方退下來,所以叫做墮決定中。下面第三科,所作定常。
vyākṛtaś cānivartanīyāyāṃ bhūmāv avatiṣṭhate.

安住此中;能於一切決定所作、恒常所作,獲得堅固無忘失法。
[]1.3)所作定常
到不退轉地的時候,他安住在不退轉地的時候,能於一切決定所作,就是這件事情一定要做,他就能做。恒常所作,常能做這件事,而不會忽然間,他不做了。獲得堅固無忘失法,就是決定不會忘失的,就是他與第一義諦相應,這件事他不會退失掉。
tatra sthito 'vaśya-karaṇīye cā satata-karaṇīye cāsaṃmoṣa-dharmatāṃ pratilabhate.

如是堅固無忘失法,諸佛菩薩施設,在於一切有情最上施設。
[]1.4)施設最勝
這位得無生法忍的菩薩有這樣的堅固無忘失法,諸佛菩薩施設,也就是這樣的讚歎,在於一切有情最上施設,這是最殊勝的一個地方。
a)於諸佛所獲得授記等者:此即〈功德品〉中第三嗢柁南攝。四句差別,如文次第易可了知。
tathā asaṃmoṣa-dharmatā buddha-bodhisattvaiḥ sarva-sattvāgra-prajñaptiṣu prajñapyate.

普於一切所應作事,能無退失;於未得退亦無退失。
[]2)無顛倒等
2.1)加行無退
加行無退就是努力的修行,不會退下來。這位禪師,普遍的對一切所應該作的事能無退失,他都能去作。這是所應作事,是計劃要作這件事。於未得,就是這件事沒有作,那件事就沒有成就,這叫作未得退。於未得退亦無退失,也決定能作那件事,也能把它作成功,這叫作加行無退。
sarva-kṛtyāni ca na parihāyati. aprāpta-parihāṇyā ca na parihīyate.

無退失時,恒常無間一切善法運運增長;如明分月。
[]2.2)勝進增長
無退失的時候,這件事是長時期的、不間斷的不退。因為恒常無間,一直的是不退,所以一切的、廣大的善法運運增長,都是向前進。運者行也,一直的向前進,所以善法越來越多。或者當漸漸的意思。月亮分兩部分;一個是闇分、一個是明分。或者由初一、初二、初三、初四、初五,這是明分月。十六、十七、十八、十九,就是闇分月。善法的增長像明分月、越來越光明、越來越多。
aparihīyamāṇaḥ satata-samitaṃ kuśalair dharmaiḥ satataṃ vardhate śukla-pakṣa iva

由諸善法轉增長故;菩薩爾時得名真實,不名相似。
[]2.3)名真非似
由於這位菩薩,所努力作的善法展轉的增長,所以,這位菩薩那個時候就叫作真實菩薩,不是說相似的菩薩,好像不是真的。
tu vivardhamāno bhūto bodhisattvo bhavati. na pratirūpakaḥ.

由得真實菩薩名故;於一切種一切有情調伏方便,如實了知。
[]2.4)善知調伏
由於這位菩薩,成就真實的菩薩的名稱,應該就是得無生法忍。這個真實菩薩,使用真實的名稱,他究竟有什麼功德呢?有什麼智慧呢?於一切種類的有情,一切的有情,或者人、或者天、或者三惡道、或者信佛、或者不信佛,一切有情調伏的方便,調伏這一切有情的法門;這個眾生應該這樣調伏,那個眾生應該那樣調伏,如實了知。
a)普於一切所應作事等者:此即〈功德品〉中第二嗢柁南攝。如其次第尋文可知。
bhūto bodhisattvaḥ san sarv'ākāraṃ sarva-vinayopāyaṃ jānāti.

如實知故;一切安立,皆得善巧。從此尋求,於此尋求,由此尋求。既尋求已,由此究竟皆正安立:如是名為一切安立皆得善巧。
[]3)諸施設等
3.1)施設建立
1-施設建立的意思,就是安排的事情都能成就。這位菩薩,一切種一切有情調伏方便如實了知,他有這樣的大智慧。對於安立的這些法門,就是自己計劃的想要這樣修行,這件事他能有智慧把它善巧方便的作成功。
2-從此尋求,從這裡思惟觀察,應該是名尋思。如果沒有名句,心裡面不能夠思惟,所以從名這裡開始思惟,就是名為先故想的意思。
3-於此尋求,就是名所詮顯的義,也就是事,也就是事尋思,就是在種種名尋求它所詮顯的那個事是無體性的。
4-由此尋求,就是自性假立尋思、差別假立尋思。加上名、事,正好就是四尋思。從這四方面觀察思惟,都是畢竟空寂的。
5-既然這樣思惟觀察,在奢摩他裡面觀察,由於先名、事、自性、差別的觀察,都是意言分別,都是虛妄不實,這是畢竟空寂。因為由於這樣修止觀,就是究竟皆正安立,就可以斷煩惱,可以見第一義諦,這件事都可以現前。如是名為一切安立皆得善巧,由於修四尋思觀,而得善巧,就是成就四如實智。施設建立看出來就是修四尋思、四如實智的止觀。
jānan sarva-vyavasthāna-kuśalo bhavati yataś ca paryeṣyaṃ yac ca yena ca paryeṣyaṃ. paryeṣite ca tad etad vyavasthāpyate.

於諸安立得善巧故;復於教授能得善巧。於其教授得善巧故;復能獲得無量所緣三摩地王。
[]3.2)五種無量
1-對於佛所開示的四尋思、四如實智,這位菩薩依教奉行,就得到四尋思、四如實智的智慧,得善巧,善巧就是智慧,就是成就這個微妙的智慧。他自己得成聖道,所以他又能慈悲的教化眾生,對於教化眾生這件事,他也是作得很圓滿,所以能得善巧。前面是自利,這裡是化他。
2-他能夠教化眾生也得到善巧方便的智慧。他又能夠成就無量的所緣的三摩地王,王是自在的意思,就是成就很多的定,成就很多的三昧。他成就四尋思、四如實智,這是得無生法忍的菩薩。得無生法忍的菩薩能夠有大悲心教化眾生,能夠自利利他,他也就能得到很多的三昧,就是極喜地、離垢地,到發光地。我們沒有無所得的智慧,有所得的執著障礙我們不容易得無生法忍,也不容易得三昧。到極喜地菩薩以上,他們得聖道,有無所得的智慧,所以心就容易成就定。
vyavasthāna-kuśalaḥ avavāda-kuśalo bhavati. avavāda-kuśalaḥ apramāṇālaṃbanaṃ samādhi-rājaṃ pratilabhate.

獲得如是三摩地已;能不唐捐宣說正法種種行相。說正法時,皆有勝果。
[]3.3)說法果利
獲得如是三摩地已,能不唐捐,所以他能夠不白辛苦,為人宣說正法的種種戒定慧;為人說六波羅密的行相、或者說戒定慧的行相、或者三十七道品的行相。他宣說正法的時候,聽法的人都能得成就殊勝的勝果,能得聖道。佛為眾生說法的時候,就是能令人得須陀洹果,能令人得阿羅漢道,能有這種威力。在大乘佛法來說,說法的時候能令人發無上菩提心,能令人得無生法忍,能令人信解聖道,精進修行,能令正法久住,這些勝果。
tat-samādhi-lābhī avandhya-dharma-deśako bhavati.

能於大乘究竟出離,以依大性而出離故,能攝大乘。
[]3.4)大乘性攝
菩薩自己用功修行,發菩提心,得無生法忍,教化眾生,自己的戒定慧都向上增長廣大。他能夠依於大乘佛法究竟的出離煩惱障、所知障。因為他是學習大乘佛法,依於大乘佛法而出離生死,就能夠攝大乘的福德、智慧資糧,大乘的因果都能圓滿成就。
mahāyāna-niryātaś ca bhavati. mahattvena tan-niryāto mahāyāna-saṃgrāhakaś ca bhavati.

由此復於彼彼大乘出離位中,得彼彼名。一切菩薩,同共此名;一切世間諸佛菩薩皆共安立,皆共稱歎。
[]3.5)菩薩名號
由於他是真實菩薩,又能大悲心教化眾生。所以復於彼彼大乘出離位中,彼彼就是大乘出離位,就是十住、十行、十迴向、十地,出離一切繫縛的這些聖位。得到各式各樣的好的名稱,這個名稱就是菩提薩埵摩訶薩埵,成就覺慧、最上照明、最勝真子、最勝住持、普能降伏、最勝萌芽、亦名勇健、亦名最聖、亦名商主、亦名大稱、亦名憐愍、亦名大福、亦名自在、亦名法師,這種種的名字。這位菩薩得到這麼多的佳名,其餘一切菩薩也一樣都有這個名字。一切世間的諸佛,一切世間的菩薩,都共同的為真實菩薩安立這個名字。十方諸佛一切菩薩都稱歎這位菩薩。當知是名所可稱讚功德殊勝。
a)一切安立皆得善巧等者:此即〈功德品〉中第四第五嗢柁南攝。此中一切安立皆得善巧,顯彼第四嗢柁南中前三句義。四尋思中若名尋思,是名從此尋求。若事尋思,是名於此尋求。若自性差別假立尋思,是名由此尋求。由此四種尋思得如實智,是名由此究竟。言於教授能得善巧等者:此顯於五無量能起一切善巧作用故。言於彼彼大乘出離位中得彼彼名等者:此即第五嗢柁南中菩薩十應知建立諸名號。餘文易了,隨應當知嗢柁南攝。
a1)此即〈功德品〉中第四第五嗢柁南攝,第四的嗢柁南是諸施設建立、一切法尋思、及如實遍智、如是諸無量這是第四。第五個嗢柁南是說法果勝利、大乘性與攝、菩薩十應知、建立諸名號。
a2)此中一切安立皆得善巧,顯彼第四嗢柁南中前三句義。四尋思中若名尋思,是名從此尋求。若事尋思,是名於此尋求。若自性差別假立尋思,是名由此尋求。由此四種尋思得如實智,就是得無生法忍。是名由此究竟,內凡位有四個位置,煖、頂,這是四尋思。忍、世第一,是四如實智。四如實智若說得無生法忍的話,應該從極喜地開始。從忍、世第一才開始有四如實智。這兩個位子是接近得無生法忍,還沒得無生法忍。
a3)言於教授能得善巧等者:此顯於五無量能起一切善巧作用故。五無量,
第一個就是有情界無量,就是眾生是無量無邊的。菩薩大慈大悲教化一切眾生,因為有苦惱的眾生,菩薩才發大悲心教化眾生,所以這是善巧的作用。
第二是世界無量,有眾生一定有眾生的住處,然後才能夠教化眾生。
第三是法界無量,法界無量就是眾生或作善法、或作惡法,所以這樣就有無量無邊的法,這些無量無邊的法沒有接觸佛教的時候,都是貪瞋癡的事情,這是法界無量。
第四個所調伏界無量,就是在無量無邊的眾生裡面,有的眾生有善根、有堪能、有大勢力,能在佛法中得大利益,這就是所調伏界的無量。
第五個是調伏方便界無量,菩薩發大悲心、有大智慧調伏眾生,用什麼方法來調伏?就是佛法。佛菩薩他自己由外凡到內凡,由內凡到得無生法忍,他在無量無邊的佛法中努力的學習,所以他能夠調伏一切眾生,有這麼多的善巧方便。
a4)菩薩十應知,就是菩薩十種差別;第一種就是住種性的菩薩。二是已趣入的菩薩。三是未淨意樂。四是已淨意樂、就是得無生法忍的了。五未成熟,就是你還沒能到第十地,到第十地就名已成熟。未墮決定、已墮決定,這又是一種。九、是一生所繫菩薩。十是住最後有的菩薩。就是有這麼多的不同,這叫作十應知。
a5)建立諸名號,就是菩薩有很多的名號。餘文易了,隨應當知嗢柁南攝。
anyatamasāṃ mahāyāna-niryāṇāvasthāyām anyatamaṃ nāma lobhate. sarva-bodhisattva-sādhāraṇena ca nāmnā sarva-lokena buddha-bodhisattvaiś ca apy upacaryate api stūyate. itīme anuśaṃsa-guṇa-viśeṣā veditavyāḥ.

2.次相等攝
由得如是殊勝名故;當知獲得諸菩薩相諸相所相,成就其相。
[]1)
1-由於這位菩薩得了無生法忍以後,得到這麼多殊勝的名字故。他有名也就應該有實,所以他是成就菩薩的諸相。
2-菩薩相是有五種;第一個是哀愍,他有慈悲心。第二個是愛語,同眾生說話的時候,都是對人有利益。第三是勇猛。第四是舒手惠施。第五個是能解甚深義理密意,這是大智慧的境界。菩薩就是有慈悲、有大智慧、而還有勇猛。有這麼多的殊勝的名稱,就表示他已經成就諸菩薩的道德的行相,聖人的行相。
2-諸相所相,這麼多的德相來相這個菩薩,來莊嚴這個菩薩。也就是菩薩成就這麼多的功德,成就其相。
tasyaivaṃ-nāmnaḥ bodhisattva-liṃgāni veditavyāni

如是正行一切種相,在家出家二分菩薩所能成辦。
[]2)
這位菩薩修三十七道品,修六波羅密的正行,成就這麼多的功德相,這麼多的功德的莊嚴。這個相是誰成就的呢?是在家出家二分菩薩所能成辦,就是有的菩薩是在家,有的菩薩是出家,這兩部分的菩薩所能成辦的,他這麼多的功德莊嚴,在家菩薩也能成就,出家菩薩也能成就。
... pi pravrajita-pakṣe 'pi saṃpādayati

於二分中能成辦已;正行堅固,於諸善品獲得一向增上意樂。如是意樂,或在家品所應攝受;或出家品所應攝受。
[]3)增上意樂
1-這兩位菩薩,能成辦菩薩的功德以後,他的正行特別堅固,世間上的惡法、世間上的污染所不能動搖的,他的戒定慧特別堅固。
2-對於戒定慧的善品,他成就一向,就是一個方向,沒有第二個方向,就是成就增上意樂,增上就是殊勝、強大的意思,就是得聖道以後是特別強大的,他的戒定慧非是凡夫所能及的,所以增上意樂,也就是得無生法忍的意思。
3-這個增上意樂,清淨強大勇猛的意樂,就是得無生法忍。這個功德或者是在家品菩薩所應該成就的,或出家品所應該成就的。
ubhaya-pakṣe 'pi saṃpādayan pratipatti-sāraka ekāṃta-kuśala-pakṣādhyāśayo bhavati. tathāśayo gṛhi-parigṛ...

或於善品能正安立,乃至安住。
[]4)
或者這樣解釋,這位發無上菩提心的菩薩,接近得無生法忍的時候,能安立在戒定慧這裡,安立在六波羅密這裡。乃至安住,就是由內凡位到見道,到聖位的時候,初歡喜地以上,這個時候就安住在善品之中,主要就是安住在第一義諦,安住在這裡。
a)或於善品能正安立乃至安住者:此顯〈住品〉應知。於其勝解行住,名正安立。從此已上所餘諸住,名正安住。
a1)這句話就是顯示前面〈住品〉的意思。就是這位菩薩這個時候,他發無上菩提心,努力的學習佛法,修六波羅密,達到勝解行住的程度,就是對於第一義諦,他能深入的勝解,勝是有力量的意思,解就是通達明了,他對於法的學習、法的通達很有力量,叫作勝解。有勝解,他就會行,就能夠如是解也如是修止觀,叫勝解行。所以於其勝解行住,達到這個程度的時候一定是能修止觀的。名正安立。
a2)從這個勝解行住以上,就是見道,得無生法忍。得無生法忍,就是初歡喜地(初極喜地)、二離垢地、三發光地、四焰慧地、五難勝地、六現前地、七遠行地、八不動地,那上邊都叫作安住,就是安住第一義諦,無論什麼境界都是諸法如,對他都是增上緣,都能增益他的道力。
...yāvat tiṣṭhate.

從此已上,故作意思受諸有生。於彼生處,常得值遇諸佛菩薩。
[]5)
從得無生法忍以後,就是初地、二地、三地、四地已上。他要故意的這樣子想,我願意在人間,我願意到天上,或者我願意到阿彌陀佛國。到眾生世界,叫受諸有生。他到那個地方得一個果報,或者在人間、或者在天上,其中有一件事是決定的,什麼事情呢?他常是能遇見佛菩薩。他也是願意到佛世界,一切佛世界都可以去。但是就是不到佛世界,到眾生世界,也能遇見佛的。這個地方是眾生世界,沒有佛住世,但是他一入定就可以見佛,就是見佛聽佛說法。
tata ūrdhvaṃ saṃciṃtya bhavopapattiṃ gṛhṇāti. yatra buddha-bodhisattvaiḥ samavadhānaṃ sattvārthaḥ.

及能起作一切有情諸饒益事。
[]6)攝受
這位菩薩是聖人,他能夠發動,能夠作對一切有情有利益的事情。
a)起作一切有情諸饒益事者:此顯〈攝受品〉應知。

恒常無間蒙佛菩薩無倒教授,任持善品,領受殊勝證得分位。由領受故,於可稱讚攝受殊勝證得分位,能正安處如己舍宅。
[]7)
1-這位聖者的菩薩,長時期沒有間斷的能蒙一切佛、一切菩薩無倒教授,微妙的教授佛法。這是他已經得無生法忍,但是還沒得一切種智,所以他還要見佛聞法,而佛也是大慈大悲,時時的教授他。
2-佛為他說法,他能夠任持佛所說的善法,能攝持而不忘失。領受殊勝,他也就能如法的修行,能夠悟入第一義諦。證得分位,他能證得十地的位子;初地、二地、三地、四地、五地、六地。
3-由於他能夠如理作意,悟入第一義諦,所以叫作受。攝受殊勝證得分位是可讚歎的事情,他能夠攝受,也可以說是成就,成就殊勝的證得分位,就是剛才說的十地。他能夠一點不顛倒的安處在第一義諦,就像我們在自己的房子住似的,畢竟空寂舍,以第一義諦為自己的房子,他在那裡住。
a)恆常無間蒙佛菩薩無倒教授等者:此顯〈地品〉應知。
tatra buddha-bodhisattvaiḥ satata-samitam avavādopastabdha-kuśala-pakṣa-viśeṣa-prāpty-avasthām anubhavati. tad-anubhavānuśaṃsa-grāhī tad-viśeṣa-prāpty-avasthām ākrāmaty āvāsa-yogena.

住此位已,能於後後殊勝分位,一切種相覺慧升進;漸次乃至到於究竟。於其中間不生喜足。
[]8)
他安住在第一義諦以後,能夠後後殊勝分位,不是停留在那裡,他還努力的向前進,以後以後更高的境界,譬如說到五地、又到六地、到七地、到八地。通達一切法的大智慧,這個智慧逐漸逐漸向前進。逐漸的由八地、九地、十地一直到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,就是究竟圓滿。這位菩薩沒有究竟圓滿,在中間那裡,他不生喜足。
a)能於後後殊勝分位一切種相覺慧升進等者;此顯〈行品〉應知。
tad-avasthā-sthita-buddhir uttarottarāsu viśeṣāvasthāsu sarvākāraṃ parākramate āniṣṭhā-gamanād asaṃtuṣṭiḥ.

3.後建立攝
如是昇進,證得究竟;從此不求其餘上地。已到究竟極邊際故;名得無上。
[]就是這樣不斷的向上升進,證得無上菩提。到究竟圓滿的時候,再就不求其餘的上地,沒有上地可求。他現在的程度已經到究竟圓滿的極邊際,就是得無上菩提。這是菩薩地前後深淺的次第。
a)如是升進證得究竟等者:此顯〈建立品〉應知。

tathā parākramaṇaḥ niṣṭhā-pratiṣṭhāṃ pratilabhate. yata uttari bhūyo na paryeṣate ānuttarya-prāptaḥ. bodhisattva-bhūmer anukramaḥ samāptaḥ. samāptā ca Bodhisattva-bhūmiḥ.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