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8月21日 星期二

雜阿含-754-757


九七四(七五四)賢聖等三昧根本、眾具;s.45.28
1.
如是我聞: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
2.云何為賢聖等三昧根本、眾具?
爾時、尊者舍利弗詣佛所,稽首佛足,退坐一面。白佛言:世尊!所謂賢聖等三昧根本、眾具,云何為賢聖等三昧根本、眾具?

3.七正道分
佛告舍利弗:謂七正道分,為賢聖等三昧,為根本,為眾具。何等為七?謂正見,正志,正語、正業,正命,正方便,正念。舍利弗!於此七道分為基業已,得一其心,是名賢聖等三昧根本、眾具。

4.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九七五──九七七(七五五──七五七)
如上三經,如是佛問諸比丘三經,亦如是說。

I.七正道分
[經文] 佛告舍利弗:謂七正道分,為賢聖等三昧,為根本,為眾具。何等為七?謂正見,正志,正語、正業,正命,正方便,正念。舍利弗!於此七道分為基業已,得一其心,是名賢聖等三昧根本、眾具。
[論說] 1.T30, 0339c
1)復次,云何有因有具聖正三摩地?當知善故,及無漏故,說名為聖。有五道支,名此定因,所謂正見、正思惟、正語、正業、正命。具有三種:所謂正見、正精進、正念。
此中薄伽梵總說前七道支與聖正三摩地為因、為具,隨其所應,差別當知。謂由前導次第義故,立五為因。於三摩地資助義故,立三為具。
2)云何正見等前導次第義,謂先了知世間實有真阿羅漢、正行、正至,便於出離,深生樂欲,獲得正見。
3)次復思惟:何當出離居家迫迮,乃至廣說。從此出家,受學尸羅,修治淨命,是名正語、正業、正命。
4)此正見等,於所對治邪見等五,猶未能斷。還即依止此五善法,從他聞音,展轉發生聞慧正見,為欲斷除所治法故。
5)又為修習道資糧故,方便觀察,次依聞慧,發生思慧。復依思慧,發生修慧。由此正見,於諸邪見,如實了知此是邪見。於諸正見,如實了知此是正見。乃至正命。如實知已,為欲斷除邪見等故,及為圓滿正見等故,發勤精進。
6)若由此故,能斷所治,集能治法,令其圓滿,是名正念。此念即是三摩地分故,亦兼說正三摩地。
7)若是時中,捨邪見等,令不復生。修正見等,令得圓滿。即於如是方便道中,亦能棄捨邪精進、念,兼能修滿正精進、念。
8)若於是時,於彼諸法,能斷、能滿。即於此時,聖正三摩地亦得圓滿。
此中由慧為導首,於增上戒,先自安處。次聞他音、如理作意,及增上戒學,二為依止,於方便道中,發生增上心學及增上慧學。此中正念,名增上心學。正見、正精進,名增上慧學。如是三學,於修聖正三摩地時,皆得圓滿。

9)T30,354a
又三因緣七種行故,令修行者心得內定,心正一緣,謂趣入、安住、攝受因緣。若世間正見,了知定有施與等行,及此為依了知居家迫迮、居家塵染等行,出離所引正思惟,名趣入因緣。既趣入已,受持正語、正業、正命,名安住因緣。於趣入因緣、安住因緣。及後方便作意隨行中,所有正精進、正念,名攝受因緣。
2.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,卷第一百八十八,T27944a
如契經說:有一趣道能令有情清淨超滅憂苦,乃至能證隨正理法,謂聖正三摩地及彼因緣彼眾具。
3.說一切有部法蘊足論,卷第二,T26463a
1)質直行者,謂八支聖道名為質直。所以者何?以八支聖道不迂、不曲、不迴、質直、平坦、一趣。佛弟子眾於此中行,名質直行。
2)如理行者,謂八支聖道名為如理。佛弟子眾,於此中行,名如理行。
3)又世尊說:四念住、四正勝、四神足、五根、五力、七等覺支及正定并資并具,名為如理。如世尊言:此一趣道令諸有情,皆得清淨,超諸愁歎,滅諸憂苦,證如理法,謂聖正定并資并具七聖道支,名聖正定資之與具。何等為七?謂初正見乃至正念。
以聖正定,由七道支,引導、脩治,方得成滿,故說名聖正定資具。佛弟子眾於此中行,名如理行。
4.中阿含189,聖道經:
世尊告諸比丘:有一道令眾生得清淨,離愁慼啼哭,滅憂苦懊惱,便得如法,謂聖正定,有習、有助。亦復有具而有七支,於聖正定說習、說助,亦復說具。云何為七?正見、正志、正語、正業、正命、正方便、正念。若有以此七支習、助、具,善趣向心得一者,是謂聖正定,有習、有助,亦復有具。所以者何?正見生正志,正志生正語,正語生正業,正業生正命,正命生正方便,正方便生正念,正念生正定,賢聖弟子如是心正定,頓盡婬、怒、癡,賢聖弟子如是正心解脫,頓知生已盡,梵行已立,所作已辦,不更受有,知如真,彼中正見最在其前。
5.成實論,卷第十二,T32335a
聖正三昧者,若入法位能證滅諦,則名聖正。何以知之?如長老比丘說:行者以定修心,因慧能遮煩惱。以慧修心,因定能遮煩惱。以定、慧修心因性得解脫性,謂斷性、離性、滅性。又若定慧一時具足,故名聖正。如以定慧得解脫,名俱解脫。

II.成實論解說
1.成實論,卷第十二,T32334b:道諦聚定論中定因品第一百五十五
1.1.道諦
論者言:今論道諦。道諦者,謂八直聖道,正見乃至正定。是八聖道略說有二:一名三昧及具,二名為智。今當論三昧。
1.2.三昧因
1)問曰:三昧何等相?答曰:心住一處是三昧相。
2)問曰:是心云何得住一處?答曰:隨所多習於此處住,若不多習則速捨離。
3)問曰:當云何習?答曰:隨所樂習。
4)問曰:云何能樂?答曰:身心麁重名苦,以猗法除身心麁重相,則能生樂。
5)問曰:云何生猗?答曰:以歡喜因緣故,身心調適。
6)問曰:云何生喜?答曰:從念三寶及聞法等,心悅故生。
7)問曰:云何生悅?答曰:從清淨持戒,心不悔生。
1.3.三昧復是誰因?
問曰:已說三昧因。今三昧復是誰因?
答曰:是如實智因。如實智者,謂空智也。如說行者如是攝心、清淨心、除蓋心、住心、不動心,則能如實知苦聖諦、集、滅、道聖諦。是故,欲得如實智者,當勤精進修習三昧。散心者尚不能得世間經書、工巧等利,何況能得出世間利!故知一切世間、出世間利,皆以定心故得。又一切妙善皆由正智,一切鄙惡皆由邪智。
1.4.如經中說—cf.cs749
如經中說:無明為首,無慚、愧隨從,起一切惡。以明為首,慚、愧隨從,起一切善。
1.5.
而三昧是正智慧因,故知一切妙善皆因三昧,是故當勤精進修習。

III.成實論,卷第十四,T32351a:定具中初五定具品第一百八十一
問曰:汝先說道諦,所謂定具及定。已說定,定具今應當說。所以者何?若有定具,則定可成,無則不成。
答曰:定具者,謂十一法:一清淨持戒。二得善知識。三守護根門。四飲食知量。五初夜後夜損於睡眠。六具足善覺。七具善信解。八具行者分。九具解脫處。十無障礙。十一不著淨持戒者。
1.清淨持戒
1.1.持戒之益
離不善業,名為持戒。不善業者,所謂殺、盜、邪婬是身三業。妄語、兩舌、惡口、綺語是口四業。遠離此罪,是名持戒。
1)又禮敬、迎送及供養等修行善法,亦名為戒。以戒能為定因,是故受持。所以者何?猶如治金先除麤垢。如是先以持戒除破戒麤過,後以定等除餘細過。所以者何?若無持戒,則無禪定。以持戒因緣,禪定易得。如經中說:戒為道根,亦為妙梯。
2)又說:戒為初車。若不上初車,云何得上第二車等?
3)又說:戒為平地。立此平地,能觀四諦。
4)又說二力:思力、修力。思力即是持戒,修力是道。先思惟籌量破戒罪過,持戒利益。故能持戒,後得道已,自然離惡。
5)又說:戒為菩提樹根。無根則無樹,故須淨戒。
6)又法應爾。若無持戒,則無禪定。猶如治病藥法,所須如是治煩惱病。若無持戒,則法藥不具。
7)又說:淨持戒者則心不悔,乃至離欲心得解脫。是諸功德皆由持戒,故名定具。
8)又有業障、煩惱障。是二障果,名為報障。若淨持戒,則無此三障。若心無障,則能成定。
9)又淨持戒者,不敗壞故,必至泥洹,如恒水中材。
10)又淨持戒故能安立,持戒能遮不善身口業,禪定能遮不善意業。如是遮諸煩惱,得真實智,則畢竟斷。
11)又道品樓觀,以戒為柱。禪定心城,以戒為郭。度生死河,以戒為橋樑。入善人眾,以戒為印。八直聖田,戒為疆畔,如田無畔,水則不住。如是若無淨戒,則定水不住。
1.2.問曰:云何名淨持戒?
1)答曰:若行者深心不樂為惡,非畏後世及惡名等,名淨持戒。
2)又行者以心淨故,持戒清淨,如七婬欲經中說:身雖不犯,心不淨故,戒亦不淨。
3)又破戒因緣是諸煩惱,若能制伏,為淨持戒。
4)又聲聞持戒,但為泥洹。求佛道者,以大悲心為一切眾生,不取戒相,能令此戒,如菩提性。如是持戒,名曰清淨。
2.善知識者
經中說:以二因緣能生正見。一從他聞法;二自正憶念。
所從聞法,名善知識。
2.1.問曰:若爾,何故但說善知識耶?
1)答曰:經中說:阿難問佛:我宴坐一處,作如是念:遇善知識,則為得道半因緣也。佛言:莫作是語。善知識者,則為得道具足因緣。所以者何?生老病死眾生得我為善知識,則於生老病死皆得解脫。
2)又眾生因善知識,則能增長戒等五法,如裟羅樹因雪山故,五事增長。
3)又佛尚自樂善知識,如初得道時,作如是念:若人無師,則無所怖畏。無恭敬心,常為惡法所覆,無安隱行。我當以誰為師?依誰而住?作是念已,遍觀一切無勝己者,即生念言:我所得法,因此成佛,當還依此法。梵等諸天亦讚言:爾!無勝佛者,一切諸佛皆以法為師。
4)又善知識猶如明燈,有目無燈,則不能見。如是行者雖有福德利根因緣,無善知識則無所益。
2.2.問曰:何者是善知識?
1)答曰:隨能令人增長善法,名善知識。
2)又一切善人住正法者,皆是天人世間善知識也。
3.守護根門者
1)謂正憶念。行者不可閉目不視,但應一心正念現前。
2)又名正慧。以此正慧能壞前緣,壞前緣故,能不取相。不受相故,不隨假名。若不守諸根,以取相故,諸煩惱生,流於五根,即破戒等善法。若能守根門,則戒等堅固。
4.飲食知量者
不為色、力、婬欲、貪味故食,為濟身故。
1)問曰:行者何故為濟身耶?
答曰:為修善法故。若離善法則無道,無道則無離苦。若人不為修善故食,則唐養怨賊,亦壞施主福,損人供養,如是不應食人之食。
2)問曰:飲食以何為量?
答曰:隨能濟身是名為量。
3)問曰:應食何食?
答曰:若食不增冷熱等身病、貪恚等心病,是則應食,是食亦應隨時。若知此食於此時能增冷熱、貪恚等病,則不應食。
4)問曰:諸外道言:若食淨食,則能得淨福。謂隨意所嗜色、香、味、觸,水灑咒願,然後乃食,是名為淨。此事云何?
答曰:飲食無有決定淨者。所以者何?若以殘食為不淨者,一切飲食無非殘者,如乳為犢殘,蜜為蜂殘,水為虫殘,花為蜂殘,果為鳥殘如是等。又此身從不淨生,體性不淨,不淨充滿。飲食先是不淨,後入身中無一淨者,但以倒惑妄謂為淨。
5)問曰:若都無淨,則與旃陀羅等有何差別?
答曰:又以不殺、不盜、不邪命等,如法得食,以觀食過智慧水灑,然後乃食。非但水灑便名為淨。
5.初夜後夜損睡眠者
1)行者知事由勤成故不睡眠。
2)又見睡眠空無所得。若汝以睡眠為樂,此樂少弊,不足言也。
3)又行者不樂煩惱同處,如人不樂與怨賊住世,豈有人於賊陣中而當睡寐?故不睡眠。
4)問曰:睡眠強來,云何除遣?
答曰:是人得佛法味,深心歡喜,故能除遣。
5)又念生死中老病死過,心則怖畏,故不睡眠。
6)又行者見得人身,諸根具足,得值佛法,能別好醜,是為甚難。今不求度,何時當得解脫?故勤精進以除睡眠。

IV.成實論,卷第十四,T32352a惡覺品第一百八十二
具足善覺者,若人雖不睡眠,而起不善覺,所謂欲覺、瞋覺、惱覺、若親里覺、國土覺、不死覺、利他覺、輕他覺等。寧當睡眠,勿起此等諸不善覺!應當正念出等善覺,所謂出覺、不瞋、惱覺、八大人覺。
1.欲覺、瞋覺、惱覺
1)欲覺者,謂依欲生覺,於五欲中見有利樂,是名欲覺。為衰惱眾生,是名瞋覺、惱覺。
2)行者不應念此三覺,所以者何?念此三覺,則得重罪。
3)又先已說貪等過患,以此過患,故不應念。
4)問曰:何故不說癡等覺耶?
答曰:是三惡覺,次第而生,餘煩惱不如是。
行者或念五欲,故生貪覺。不得所貪,故生瞋恚,瞋成名惱。是故不說癡等。
又癡所成果,所謂貪、恚。若從貪、恚,生不善業。此三覺名不善業因。如經中說:如有土封,夜則煙出,晝則火然。煙則是覺,火名為業。
2.親里覺
親里覺者,由親里故起諸憶念,欲令親里得安隱樂。若念衰惱,則生愁憂。若念與親里種種同事,名親里覺。
1)行者不應憶念此覺。所以者何?本出家時,已捨親里。今依此覺,則非所宜。
2)又若出家人還念親里,則唐捨家屬,空無所成。以愛親里故,生貪著。貪著故,守護。守護因緣,鞭杖等業次第而起。是故,不應生親里覺。
3)又與親里和合,則不能增長善法。
4)又行者當念一切眾生生死流轉無非親里,何故偏著?
5)又生死中,為親里故憂悲啼哭,淚成大海。今復貪著,則苦無窮已。
6)又眾生以利益因緣便相親愛,無有決定。
7)又念親里者是愚癡相,世間愚人未有自利,而欲利他。若念親里則少自利,以此等故,行者不應起親里覺。
3.國土覺
國土覺者,行者生念:某處國土豐樂安隱,當往到彼,可得安樂。
1)又心輕躁,欲遍遊觀,行者不應起如是覺。所以者何?一切國土皆有過惡,有國大寒,有國大熱,有國多險,有國多病,有國多盜賊。有如是等種種諸過,故不應念。
2)又輕躁者,則失禪定。隨所樂處,能增善法則名為好。何用遍觀諸國土耶?一切國土但可遠聞,到不必稱,以世間人多過言故,有遊諸國者受種種苦。
3)又身是苦因,持此苦因隨所至處,則受諸苦。
4)又受苦樂皆由業因,雖復遠去亦無所益。是故不應起國土覺。
4.不死覺
不死覺者,行者作如是念:我徐當修道,先當讀誦修多羅、比尼、阿毘曇、雜藏、菩薩藏。廣綜外典,多畜弟子,牽引善人,供養四塔,勸化眾生令大布施,後當修道,名不死覺。行者不應起如是念。所以者何?
1)死時不定,不可豫知。若營餘事中,則命盡不得修道。後將死時,心悔憂惱。我唐養此身空無所得,與畜生同死。如經中說:凡夫應二十種自折伏心,謂如是念:我但形服異俗,空無所得,乃至當以不調至死。
2)又智者不作所不應作。如法句中說:不應作不作,應作則常作,憶念安慧心,諸漏則得盡。
3)又經中說:未得四諦者,方便為欲得,當勤加精進甚於救頭然。是故不應起不死覺。
4)又不死覺是愚癡氣,何有智者知命無常如條上露,而能保一念?
5)又經中說:佛問諸比丘:汝等云何修習死想?有答佛言:我不保七歲。或言六歲,如是轉減乃至須臾。佛言:汝等皆是放逸修死想也。有一比丘偏袒白佛言:我於出息不保還入,入息不保還出。佛言:善哉!善哉!汝真修死想。是故,不應起不死覺。
5.利他覺
利他覺者,於非親里中欲令得利。若作是念:令某富貴、安樂,能行布施。某則不及。行者不應起如是覺,所以者何?不以念故便能令他得苦樂也。但自以此壞亂定心。
問曰:欲令他利,非慈心耶?
答曰:行者求道,應念第一義。利謂無常等,是中雖少有福。以能妨道,利少過多,亂定心故。若以散心念利他人,則不能見貪著過患,故不應念。
6.輕他覺
輕他覺者,行者若念此人種姓、形色、富貴、伎能,及持戒、利根、禪定、智慧等皆不如我。行者不應起如是覺,所以者何?
1)一切萬物皆無常故,若上中下有何差別?
2)又此人身髮毛爪齒皆名不淨,等無有異。
3)又老、病、死等衰惱亦同。
4)又一切眾生內外苦惱皆等無異。
5)又凡夫富貴是罪因緣。
6)又富貴不久還為貧賤,是故不應起輕他覺。
7)又此憍慢是無明分,智者云何當起此覺?

V.成實論,卷第十四,T32353a善覺品第一百八十三
1.出覺、無瞋覺、無惱覺
1)出覺者,心樂遠離。若離五欲,及色、無色界,樂此遠離,故名出覺。此遠離樂,無諸苦故。隨貪著,有苦。無貪著,則樂。於諸覺中,二覺名樂,謂無瞋覺、無惱覺。所以者何?此二覺名安隱覺。如如來品中說:如來常有二覺現前,謂安隱覺及遠離覺。安隱覺者,即是不瞋惱覺。遠離覺者,即是出覺。
2)又念此三覺則福增長,亦能成心定。
3)又心得清淨。
4)又念此三覺能障諸纏,諸纏斷故,速能證斷。
5)又行者以樂遠離,多集善法,故能速得解脫。
2.八大人覺
八大人覺者,佛法中若少欲者能得利益,非多欲者。知足者、遠離者、精進者、正憶者、定心者、智慧者、無戲論者能得利益,非戲論者是名為八。
2.1.少欲行者
少欲行者,為修道故,必欲所須。但不多求餘無用物,是名少欲。
2.2.知足者
1)知足者,有人若以因緣、若為持戒、若令他人心得清淨,是故少取,而心不以為足。若人少取,心以為足,是名知足。有人雖取少物而求好者,是名少欲非知足也。若趣得少物,是名知足。
2)問曰:若取所須,名少欲者,一切眾生皆名少欲,以其各有所須故?
答曰:行者以不著心取,但為用故,故不多取。不如世人為嚴飾名聞,長取多物。
3)問曰:行者何故少欲知足?
答曰:於守護等中見有過患。
4)又畜無用物是愚癡相。
5)又出家人不應積聚與白衣同,以此過故,少欲知足。
6)又行者若不少欲知足,則貪心漸增,為財利故,求不應求。為貪樂財利,終無安隱,以深著故。
7)又是人出家為遠離樂,以貪利故,忘其所為。
8)又亦不能捨諸煩惱,所以者何?外物尚不能捨,況內法耶?
9)又見利養是衰惱因,如雹害禾,是故常習少欲知足。
10)又見施物難償,如負債不償,後受苦惱。
11)又見利養是諸佛等善人所棄。如佛說:我不近利養,利養勿近我。
12)又此行者善法充足,故捨利養。如佛說:諸天尚不能得出樂、離樂、寂滅樂、真智樂,如我所得,故捨利養。
13)又如舍利弗說:我善修無相,持空三昧,觀一切外萬物,視之如涕唾。
14)又行者不見受欲有厭足者,如飲[*]水不能除渴,是故勤求智慧為足。
15)又見多欲者,常發願求多得少,故常有苦。
16)又見乞求者人所輕賤,不加敬仰,如少欲者。
17)又出家多求,非其所應,人與不取,則是所宜,是故應行少欲知足。
2.3.遠離者
遠離者,若於在家、出家人中,行身遠離,於諸煩惱行心遠離,是名遠離。
1)問曰:行者何故遠離?
答曰:諸出家人雖未得道,以遠離為樂。諸白衣等處在女色憒鬧之中,終無安樂。
2)又若遠離,則心易寂滅,如水不擾,自然澄清,故行遠離。
3)又此遠離法為恒沙等諸佛所讚,何以知之?佛見比丘近聚落宴坐,心則不悅。又見比丘空處睡臥,佛則心喜。所以者何?近聚宴坐,多諸因緣散亂定心,令應得不得,應證不證。空處睡臥,雖小懈怠。若起求定,則散心能攝。攝心能得解脫。
4)又因取相故,起貪等煩惱。空處,無色等相煩惱易斷,如火無薪則自然滅。
5)又經中說:若比丘樂於眾住,樂雜言說,不離眾故,尚不能得愛緣解脫,何況能得不壞解脫?遠離行者,必能俱證。
6)又如燈離風,則能明照。行者如是,遠離行故,能逮真智。
2.4.精進者
1)行者若行正勤,斷不善法,修集善法,是中勤行,故名精進。如是則能得佛法利,所以者何?以集善法日日增長,如憂缽羅、缽頭摩等隨水增長。懈怠行者,猶如木杵,從初成來日日減盡。
2)又精進者,以得利故,心常歡樂。懈怠行者,惡法覆心,恒懷苦惱。
3)又精進者,於念念中,善法常增長,無有減損。
4)又深行精進得最勝處,謂諸佛道。如經中佛語阿難:深修精進,能至佛道。
5)又精進者定心易得。
6)又鈍根精進尚於生死速得解脫,利根懈怠則不能得。
7)又所有今世、後世,世間、出世間利,皆因精進。一切世間所有衰惱,皆因懈怠。如是見懈怠過、精進利益,故念精進。
2.5.正憶者
正憶者常於身受心法,修正安慧。
1)問曰:念此四法,得何等利?
答曰:惡不善法不來入心,如善守備,則惡人不入。
2)又如瓶滿更不受水,此人如是,善法充滿,不容諸惡。
3)又若修此正憶,則攝解脫分一切善法,如飲海水,則飲眾流,以一切水在大海故。
4)又修此正憶,名住自在行處,煩惱魔民所不能壞,如鷹鵽喻。
5)又此人心安住難動,如圓瓶入制。
6)又此人不久當得利益,如比丘尼經中說:諸比丘尼問阿難言:大德!我等善修念處,覺異於本。阿難言:善!此法應爾。
2.6.定心者
1)若習定心,得微妙利,如經中說:修定心者,能如實知。
2)又以此人身得過人法,謂身出水火,飛行自在等。
3)又此人得樂,乃至諸天及梵王等所不能及。
4)又此人名為所應為,不應為者則不為也。
5)又善修習定,則善法常增。
6)又修習定者,後心不悔,是人名為得出家果,亦名順佛教者。不如餘人空受供養,是人能報施福,餘人不能。
7)又此定心法,諸佛賢聖皆所親近。
8)又能堪受一切善法。
9)又若定能成,則得聖道。若不能成,則生淨天,謂色、無色界。所以者何?以布施等不能得如是事,謂能究竟不造諸惡。如經中說:若小兒從生習慈能起惡心、思惡事不?不也!世尊!此皆是定力。
10)又定心名真智慧因,真智慧能盡諸行,諸行盡故,諸苦惱滅。
11)又行者於一切世間、出世間事,應念即辦,不勞加功。餘人尚不能發心,量其所得,故說定心能獲利益。
2.7.智慧者
1)智者心中不生煩惱,若生即滅,如一渧水墮熱鐵上。
2)又智者心不起諸想,若起即滅,如條上露見日則晞。
3)又若有智眼能觀佛法,如有目者日能為用。
4)又智者名得佛法分,如所生子得父財分。
5)又智慧者名曰有命,餘則名死。
6)又智慧者名真道人,能知道故。
7)又智者知佛法味,如舌根不壞,能別五味。
8)又智慧者,於佛法中,心定不動,猶若石山風不能動。
9)又智慧者,名信。以得四信,不隨他故。
10)又得聖慧根名佛弟子,餘人名外凡夫。故說,智者能得利益。
2.8.無戲論者
1)若一、異論,名為戲論。如阿難問舍利弗:若六觸入離欲、滅盡,更有餘耶?舍利弗言:六觸入離欲、盡滅已,若有餘是不可論,而汝論耶?若無亦有,亦無非有非無,問答亦爾。
2)問曰:是事何故,不可論耶?
答曰:此問實我法若一若異,是故不答。我無決定,但五陰中假名字說。若以有無等答,即墮斷常。若以因緣說我,即非戲論。
3)又若人見眾生空、法空,則無戲論。故說無戲論者,得佛法利,是名具足善覺。

VI.成實論,卷第十四,T32354c後五定具品第一百八十四
1.具善信解者,
1)行者若能好樂泥洹,憎惡生死,名善信解。如是信解速得解脫。
2)又樂泥洹者,心無所著。有樂泥洹,則無怖畏。所以者何?若凡夫心念泥洹,即生驚怖,我當永失。
3)問曰:何因緣故信解泥洹?
答曰:行者見世間無常、苦、空、無我,則於泥洹生寂滅想。
4)又此人本性煩惱輕微,聞說泥洹,則心信樂。
5)又若從善師,若讀經書,聞生死過患,如無始經及五天使等諸經中說,則厭離生死,信樂泥洹。
2.具行者分者
如經中說:五行者分:一謂有信;二謂心不諂曲;三謂少病;四曰精進;五名智慧。
2.1.有信
1)有信,名於三寶、四諦,心無疑悔。無疑悔故,能速成定。
2)又有信者,心多喜故,能速成定。
3)又信者心調易攝故疾得定。
4)問曰:若由定生慧,後能斷疑。今云何先定已說無疑?
答曰:以多聞故,能斷所疑,非得定故。
5)又生深信家,與信者同事,常修信心,雖未得定,而能不疑如是等。
2.2.不諂曲
不諂曲者,以質直心,無所隱藏,是則易度。如人向醫具說病狀,則易救療。
2.3.少病
少病者,能初夜、後夜精進不息,若多疾病,則妨行道。
2.4.精進
精進者,為求道故,常勤精進,如攢燧不息,則疾得火。
2.5.智慧
智慧者,以有智故,四事得果,所謂聖道。
問曰:念處等法亦名行者分,何故但說此五法耶?
答曰:雖俱是分,此法最勝,是行者所須,是以獨說。亦離一切惡,集一切善,名行者分,如瞿尼沙經中說。
3.具解脫處
3.1.五解脫處
具解脫處者,謂五解脫處。
一者、若佛及尊勝比丘為之說法,隨其所聞,則能通達語言、義趣。以通達故,心生歡喜。歡喜,則身猗。身猗,則受樂。受樂,則心攝。是初解脫處。行者住此解脫處故,憶念堅強,心則攝定,諸漏盡皆滅,必得泥洹。
二者、善諷誦經。
三者、為他說法。
四者、獨處思量諸法。
五者、善取定相,謂九相等,皆如上說。
3.2.問曰:佛及尊勝比丘何故為此行者說法?
1)答曰:以堪受法,能獲大利,是故為說。
2)又此比丘因佛出家,諸根純熟,故為說法。尊勝比丘以同所業,故為說法。
3)又此行者必須聞法,是故為說。
4)又此人有淨戒等功德成熟,猶如完器,堪任受盛,故為說法。
3.3.三慧
1)此名三慧,通達語言是多聞慧,通達義趣是思惟慧。從此二慧能生心喜,乃至攝心,生如實智,是名修慧。此三慧有三種果,謂厭、離、解脫。
2)又聞法、讀誦、為人說法,是多聞慧。思量諸法,名思惟慧。善取定相,是名修慧。
3.4.問曰:心解脫、漏盡,是二有何差別?
答曰:以定遮煩惱,故說心解脫。永斷煩惱,故說漏盡。
3.5.問曰:若持戒等法亦是解脫處,如說持戒則心不悔。心不悔,則歡喜等。或因施等亦得解脫。何故但說此五法耶?
1)答曰:以勝故獨說。
2)又問:此法有何勝耶?
答曰:是解脫近因,戒等以遠故不說。
3)又問:云何知是近因?
答曰:行者聞法,知陰界入等,但眾法和合中無我故,則破假名。破假名,即是解脫,故名近因。
4)又經中說:多聞功德謂不隨他教,心易攝等。亦以此故,知是近因。
5)又佛法有大功德,能滅煩惱,至泥洹等。於此寂滅法中,若聽、若誦、若自思量,則速解脫,故名近因。
6)又施得大富,持戒尊貴,多聞得智,以智慧故得盡諸漏。不以富貴,故知近因。7)又舍利弗等稱大智者,皆由多聞。
3.6.問曰:若以多聞心易攝者,阿難何故初中後夜不得解脫?
1)答曰:阿難頭未到枕,即得解脫。是故數在希有法中,何故不速。
2)又阿難於此夜中,精進小過,以疲極故,不得解脫。
3)又阿難自誓:我於今夜必得漏盡,亦如菩薩於道場自誓。誰有此力如阿難者,皆是多聞之力。
4.無障礙
無障礙者,所謂三障:業障、報障、煩惱障。
1)若人無此三障,則不墮難處。若離諸難,則堪受道。
2)又此人名具足四輪,謂好國土,依止善人,自發正願,先世福德。
4)又能成就四須陀洹分,謂親近善人、喜聽正法、自正憶念、能隨法行。
5)又能棄捨貪等三法。如經中說:不斷三法,則不能度老病死。
5.不著
5.1.譬喻
不著者,不著此岸、不著彼岸、不沒中流,不出陸地,不為人取及非人取,不入洄澓,不自腐爛。
1)此岸,謂內六入。
2)彼岸,謂外六入。
3)中流,謂貪喜。
4)陸地,謂我慢。
5)人取,謂與在家出家和合。
6)非人取,謂持戒為生天上。
7)洄澓,謂返戒。
8)腐爛,謂破重禁。
若人於內入計我,即於外入生我所心。從內外入生貪喜,故即於中沒,從此則生我慢。所以者何?若人著身,受有樂故,人來輕毀,則生憍慢。如是以我我所,貪、喜、我慢亂其心,故能成餘事。
5.2.以何為水
問曰:此喻中以何為水,若以八直聖道為水,則不應以內外六入為岸,貪喜等為中流,亦不應有洄澓腐爛。若以貪愛為水,云何隨此得至泥洹?
1)答曰:以八直聖道為水,譬喻不必令盡相似。如此木若離八難,必至大海。比丘如是離諸流難,則隨八聖道水流,入泥洹。如言乳如貝,但取其色,不取堅軟。言面如月,但取盛滿,不取形也。
2)又行者出聖道已,著內外入,不如此木即於水中,著此彼岸,腐爛等也。
3)有論師言:如恒河水必至大海。如是八聖道必至泥洹,故以為喻。
如是略說十一定具。若有此法,自然得定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