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4月6日 星期六

三摩呬多地-3.差別-3.3.通辨


3.3.通辨
3.3.1.修作意所由
復次,云何修習所緣諸相作意?謂即於彼彼諸相作意思惟,以思惟故能作四事。謂即修習如是作意,又能遠彼所治煩惱。又能練此作意及餘,令後所生轉更明盛。又即修習此作意時,厭壞所緣,捨諸煩惱,任持斷滅,令諸煩惱遠離相續。是故修習如是所緣諸相作意。
[]又為何要修習所緣諸相的作意?就是對於各種三十二相的作意,思惟,因為思惟的緣故,能夠成就四種事。哪四種事呢?第一件事,能修習這些作意。第二件事,能夠遠離你所要對治的煩惱。第三件事,能夠歷練這些作意與心,使後面所生的作意與心或智慧,轉變更加光明與強盛。第四件事,修習這些作意的時候,於所緣境能厭壞;於各種煩惱能捨離;對於所斷除、所息滅的煩惱,能任持、保持不變,能令其不再生起;能令各種煩惱遠離身心相續。為了成就這四種事的緣故,修習所緣諸相的作意。窺基云:又即修習此作意時,厭壞所緣是加行道,捨諸煩惱是無間道,任持斷滅是解脫道,令諸煩惱遠離相續是勝進道也。

3.3.2.四緣入等至
復次,由四因緣,入初靜慮,乃至有頂。謂因力、方便力、說力、教授力。云何因力?謂曾鄰近入靜慮等。云何方便力?謂雖不鄰近入靜慮等,然由數習無間修力,能入諸定。云何說力?謂於靜慮等增上緣法,多聞任持,乃至廣說。即依此法獨處空閒,離諸放逸,勇猛精進,自策勵住,法隨法行,由此能入靜慮等定。云何教授力?謂於親教、軌範師所,或於隨一餘尊長所,獲得隨順初靜慮等無倒教授;從此審諦作意思惟,能入靜慮及諸餘定。如是顯示四觀行者。謂具因力者、方便力者、若利根者、及鈍根者。
[]有什麼條件可以入定呢?由於具備四個條件,行者能夠入色界的初禪、二禪、三禪、四禪,乃至無色界的非想非非想定的有頂都可以入。哪四種呢?就是因力、方便力、說力、教授力。
1)什麼是因力?於過去世或此生,行者曾經練習禪定而且接近於初靜慮等。
2)什麼是方便力?雖然行者從來沒有鄰近過初靜慮等,但是由於數數地練習,無有間斷的修習的力量,能夠入種種定。此處的方便,就是無間斷的修習。
3)什麼是說力?就是教導關於靜慮等的經論,這些經論中的法能成為得定的有力條件,行者能夠聽聞,能夠任持,乃至廣說。就依照這個禪修方法,獨處在空閒,遠離種種放逸,勇猛精進,自己警策自己,勵力安住,修行法與隨法,由此經論的法能進入靜慮等定。
4)什麼是教授力?就是在親教師、或軌範師的處所,或除此兩位師長之外,隨著其餘尊敬師長的處所,獲得隨順得初靜慮等的法門,且師長能無錯誤地教授此法門。從此師長得到教授,能夠謹審精確地作意、思惟,如此能進入靜慮及諸餘定。這樣所說的四力,明顯地指示出四種觀行者,哪四種?過去曾經栽培,現在努力地修習,若是利根依賴經論的學習,若是鈍根依賴師長的教導。
《披尋記》四○○頁:
云何教授力等者:此說依他教誡教授能入諸定,即施設此名隨信行,是鈍根性。此中無倒教授,謂觀青瘀及膿爛等,或一切行皆是無常,或諸行苦,或一切法皆無有我,如是等。

3.3.3.四得靜慮
復次有四得靜慮者:一、愛上靜慮者。二、見上靜慮者。三、慢上靜慮者。四、疑上靜慮者。
[]復次,得到靜慮者,因煩惱的差別有四種:一、愛上靜慮者。二、見上靜慮者。三、慢上靜慮者。四、疑上靜慮者。

1)云何愛上靜慮者?謂有如一先聞靜慮諸定功德,而不聞彼出離方便,於彼一向見勝功德,勇猛精勤;由此因緣,入初靜慮或所餘定。如是入已,後生愛味。
[]什麼是愛上靜慮?譬如有一類人,之前先聽聞靜慮諸定的功德,卻沒有聽聞從彼靜慮等出離的方法,所以對於彼靜慮等偏於一面,僅僅見到靜慮等的殊勝功德,而勇猛精勤;由於這種貪求殊勝功德的因緣,所以進入初靜慮或其餘的定。如是進入靜慮之後,出定後,對於所得的靜慮生起愛味。
《披尋記》四○一頁:愛上靜慮等者:謂如一於上靜慮,聞說喜樂、妙樂、寂靜、無動,名聞靜慮諸定功德。而不聞彼如病、如癰、如箭等,諸行過患不知出離,是名不聞出離方便。由是因緣,勇猛精勤求入彼定,既得入已,而生愛味,是名愛上靜慮者。

2)云何見上靜慮者?謂如有一從自師所,或餘師所,聞諸世間皆是常等,如是方便,入初靜慮,乃至有頂,能得清淨、解脫、出離。彼依此見,勇猛精勤,由是因緣,入初靜慮或所餘定。如是入已,能自憶念過去多劫,遂生是見:「我及世間皆是常等。」從定起已,即於此見堅執不捨。復於後時,審思審慮、審諦觀察。謂由此故,當得清淨解脫出離。
[]什麼是見上靜慮者?譬如有一類人,從自己的師長處,或其餘的師長處所,聽聞諸世間都是常住等言論。如是以方法,若能進入初靜慮,乃至有頂,將能得清淨、解脫、出離。彼行者依此世間是常的見解,勇猛精勤,由是因緣,進入初靜慮或其餘的定。如是入初靜慮等已,自己能夠憶念過去多少劫,遂生起這樣的見解:「我及世間皆是常等。」從禪定出來以後,就對於此常見堅執而不棄捨。之後,詳細地思惟、詳細地考慮、詳細地確實觀察,而確定:「由於成就此初靜慮等的緣故,當得清淨、解脫、出離。」

3)云何慢上靜慮者?謂如有一聞如是名,諸長老等,入初靜慮乃至有頂。聞是事已,遂生憍慢:「彼既能入靜慮等定,我復何緣而不當入?」依止此慢,勇猛精進。由是因緣,入初靜慮及所餘定。如是入已,後生憍慢。或入定已,作是思惟:「唯我能得如是靜慮,餘不能得。」彼依此慢,復於後時,於諸靜慮,審思審慮、審諦觀察。
[]什麼是慢上靜慮者?譬如有一個人,聽聞如是種種名稱的多位長老等,能入初靜慮乃至有頂。聽聞這件事之後,於是生起憍慢心:「彼長老等既然能入靜慮等定,我又為何不能進入?」依止此憍慢心,勇猛精進。由是因緣,能進入初靜慮及其餘定。如是進入初靜慮等以後,生起憍慢:「他與我差不多。」或進入禪定以後,作這樣的思惟:「只有我能得這樣的靜慮,其餘的人不能得到。」彼行者依於此憍慢,之後,對於諸靜慮,詳細地思惟、詳細地考慮、詳細地確實觀察,令其禪定圓滿、清淨、鮮白。

4)云何疑上靜慮者?謂如有一,為性暗鈍,本嘗樂習奢摩他行,由此因緣,入諸靜慮或所餘定。如是入已,復於上定勤修方便,為得未得,於四聖諦勤修現觀。性暗鈍故,不能速證聖諦現觀。由此因緣,於餘所證,便生疑惑。依此疑惑,復於勝進,審思、審慮、審諦觀察。
[]什麼是疑上靜慮者?譬如有一類人,他的心性智慧不明、學習遲鈍,過去曾經歡喜學習奢摩他行,由此因緣,入諸靜慮或所餘定。如是進入諸靜慮以後,又能於更上層的定,精勤修習。進一步,為了得到未得到的功德,所以於四聖諦,精勤修習現觀。因為心性暗鈍的緣故,不能迅速證得聖諦現觀。由此不能證得無漏智的緣故,對於其餘所證得的有漏定,便生起疑惑:有漏定,我證得了嗎?依此疑惑,向著殊勝、昇進的現觀,詳細地思惟、詳細地考慮、詳細地確實觀察。

3.3.4.味淨定等差別
1)復次,云何愛味相應靜慮等定?謂有鈍根,或貪行故,或煩惱多故,彼唯得聞初靜慮等所有功德,廣說如前,愛上靜慮。於上出離,不了知故,便生愛味,戀著堅住。其所愛味,當言已出。其能愛味,當言正入。
[]復次,什麼是與愛味心相應的靜慮等定?有一類人根性遲鈍,或貪心一直在活動的緣故,或者貪的煩惱很多或其他煩惱很多的緣故,彼鈍根人只是得聞初靜慮等所有功德,像前面所說的愛上靜慮。對於出離諸靜慮的方法,沒有聽聞,因為不知道的緣故,就於所得的定生起愛味,戀著不捨,堅固而住。對於他所愛味的靜慮,應當說他已經從禪定出來。其能愛味的心才生起,應當說正入。
《披尋記》四○二頁:
或煩惱多故者:謂貪、瞋、癡、慢、尋思煩惱,種種非一,隨應現行,名煩惱多。
其所愛味當言已出等者:決擇分說:略由三相修等至者,愛味等至:謂或證得等至,出已計為清淨、可欣、可樂、可愛、可意,隨念愛味;或未證得或已證得未來愛味增上力故,追求欣樂而生愛味;或已證得計為清淨、可欣、可樂,乃至廣說現行愛味。若從定出可生愛味,若正在定無有愛味。言愛味者,謂於是中遍生貪著。(陵本六十二卷五頁)今於此中說所愛味及能愛味,隨應當知。
[]決擇分解說:略說由三種相貌修習等至。這三種等至中,第一個是愛味於定。或者此行者已成就初禪等。從禪定裡面出來,執著這個禪定是清淨的,可以歡欣、可以喜樂、可以愛著、可令意悅,就隨他所念,愛味此禪定。或者現在尚未證得禪定,或過去已證得,或未來將證得,對於將證得的禪定生起強大的愛著力故,他就很歡喜、快樂地去追求禪定,已成就禪定的時候,就生起愛味心。或者是已經成就了初禪等的時候,他就知道禪定是清淨,是可欣、可樂的,乃至廣說愛味的現行。從定裡面出來,這個時候才可以生起愛著心。若正在禪定中,是沒有愛味的。所說的愛味,就是對於禪定到處生起貪著。而在定中,是不會生起貪著。

2)云何清淨靜慮等定?謂有中根,或利根性,等煩惱行或薄塵行,彼從他聞初靜慮等愛味、過患及上出離,勇猛精進,入初靜慮或所餘定。如是入已,便能思惟諸定過患;於上出離,亦能了知,不生愛味。
[]什麼是清淨的靜慮等定?有一類人在信、勤、念、定、慧五根是中等,或特別強。或是在貪、瞋、癡、慢煩惱的活動上,都是平等,或是煩惱的薄垢很微薄。這四類行者從他人那裡聽聞:「初靜慮等有輕安、寂靜等功德;若於此生愛著,會有無常、苦等過患;及對這些上層的靜慮,知道修四念處,能出離上層靜慮的過患。」所以勇猛精進地修學初禪,能進入初靜慮或其餘定。如是進入靜慮等已,便能思惟諸定過患,能出離禪定的繫縛,亦能了知佛理,雖有輕安樂,卻不生愛味。

3)云何無漏靜慮等定?謂如有一,是隨信行,或隨法行,薄塵行類。彼或先時於四聖諦已入現觀,或復正修現觀方便。彼先所由諸行、狀、相,入初靜慮或所餘定,今於此行、此狀、此相,不復思惟。然於諸色乃至識法,思惟如病、如癰等行;於有為法,心生厭惡,怖畏制伏;於甘露界,繫念思惟,如是方能入無漏定。
[]什麼是無漏靜慮等定?譬如有一類人,能隨順善知識,相信他的教導而修行;或隨順經論的教法而修行;或是煩惱的活動微薄這類人。這三類人,在先前的時候,於四聖諦已入現觀,或是正在努力地修學四聖諦的現觀加行。彼行者先前經由欣上厭下的種種行相、頭頂上有重擊觸動等狀態、所緣相,能進入初靜慮或所餘定。現今於此行相、此狀態、此所緣相,不再思惟。然而對色、受、想、行、識這些法,以如同疾病、癰瘡、為箭所射、所刺,無常、苦、空、無我等八種角度,來思惟觀察;對於五蘊等有為法,心生厭惡、怖畏,制伏內心對五蘊的執著;對於涅槃這個甘露界,能繫念、思惟諸法都是寂滅相,如是方能入無漏定。
《披尋記》四○四頁:
思惟如病如癰等行者:此中等言,等取無常、苦、空、無我,及與苦、集、滅、道、真如、法性、實際,是名出世靜慮所思惟行。如顯揚說。(顯揚二卷三頁)

3.3.5.四分定異
1)復次,云何順退分定?謂有鈍根下劣欲、解,勤精進故,入初靜慮或所餘定。於喜、於樂、於勝功德,不堪忍故,從靜慮退。如如暫入諸定差別,如是如是還復退失,乃至未善調練諸根。
[]復次,什麼是順於退分定?有一類行者是鈍根人,他的欲求與智慧是低劣的,因善知識的教導,精進用功的緣故,所以能進入初靜慮或其餘定。但是對於初禪、二禪的喜、樂,三禪的樂,四禪的殊勝寂靜功德,因為不能承受禪定的功德,所以從靜慮退下來。如同行者暫時進入了初禪、二禪、三禪、四禪等,不同情況的定,如是還從所成就的禪定中退失,只要不能調整、訓練鈍根轉成中根或利根,就會退失。
《披尋記》四○四頁:
乃至未善調練諸根者:調練鈍根轉成中根或復利根,是名調練諸根,未至彼位,於諸靜慮,暫入還退。

2)云何順住分定?謂有中根,或利根性,彼唯得聞諸定功德,廣說如前愛味相應。於所得定,唯生愛味,不能上進,亦不退下。
[]什麼是順於住分定?有一類行者是中根,或利根性,他只有聽聞到諸定的功德,詳細地解說如同前面所說的愛味相應。對於所得到的定,出定以後,對此定只有生起愛味,如此造成他不能向上進步,也不能退下來,而住在現況中。

3)云何順勝分定?謂有亦聞出離方便,於所得定不生喜足。是故於彼不生愛味,更求勝位,由此因緣,便得勝進。
[]什麼是順於勝分定?有一類行者是利根性,不但是聽聞到諸定的功德,也聽聞到出離愛味的方便,因此對於所得到的定,不生起歡喜、知足。因此,對於彼所得定,不會生起愛味,更進一步希求殊勝的階位,由此聽聞出離方便因緣,就能得到更殊勝的進步。

4)云何順決擇分定?謂於一切薩迦耶中,深見過患,由此因緣,能入無漏。又諸無漏名決擇分,極究竟故。猶如世間珠、瓶等物,已善簡者名為決擇。自此已後,無可擇故。此亦如是,過此更無可簡擇故,名決擇分。
[]什麼是順於決擇分定?就是此行者對於一切身見,深深地體見其過患,由此深見過患的因緣,斷除我見,能入無漏。又種種的無漏,稱為決擇分,因為以簡擇觀察,決斷一切煩惱,得到無漏功德這些部份,因為他的決擇到究竟圓滿的程度。猶如世間的寶珠、寶瓶等物,已經簡別優劣,稱為決擇。從此以後,無需再簡擇的緣故。此順決擇分定也如是,超過此定,更沒有需要簡擇的緣故,所以稱為決擇分。
《披尋記》四○五頁:
謂於一切薩迦耶中深見過患者:薩迦耶欲遍一切處,如說若於一處有染欲,即一切處有染欲,由此能為一切煩惱根本依處。我慢我見恒與俱轉,是名一切薩迦耶中過患。
[]謂於一切薩迦耶中深見過患者:薩迦耶見的欲就是我愛,是遍於三界一切處。譬如說,如果於一處有染欲,即一切處有染欲,由此我見能為一切煩惱根本依處。因為我慢、我見、我愛、我癡恒長同時活動,是名一切薩迦耶中過患。

3.3.6.次第與超越入出
1)復次,云何無間入諸等至?謂如有一,得初靜慮乃至有頂,然未圓滿、清淨、鮮白。先順次入,乃至有頂,後逆次入至初靜慮。
[]又什麼是無間隔的入諸等至?譬如有一類人,得初靜慮乃至有頂,然而尚有少許愛、見、慢等煩惱,未達到圓滿、清淨、鮮白。為令圓滿,先入初禪,隨順次第進入二禪,乃至有頂。之後,逆其次第,進入有頂,乃至初靜慮。
《披尋記》四○五頁:
得初靜慮乃至有頂等者:得三摩地及三摩地圓滿,此名為得。然於爾時其心猶為三摩地生愛味、慢、見、疑、無明等諸隨煩惱之所染污,是故說未圓滿、清淨、鮮白。

2)復次,云何超越入諸等至?謂即於此已得圓滿清白故,從初靜慮無間超入第三靜慮,第三無間超入空無邊處,空處無間超入無所有處,乃至廣說,逆超亦爾。以極遠故,無有能超第三等至。唯除如來及出第二阿僧祗耶諸大菩薩,彼隨所欲入諸定故。
[]又什麼是超越入諸等至?就是說此行者,對於已得的禪定,已經圓滿、清白的緣故,從初靜慮無間隔地超過第二靜慮,進入第三靜慮;從第三靜慮無間隔地超過第四靜慮,進入空無邊處;從空無邊處無間隔地超過識無邊處,進入無所有處(1-3-5-7) 。接著逆其次第,從無所有處出來,入空無邊處定;從空無邊處定出來,入第三禪;從第三禪出來,入初禪(7-5-3-1)。為何不能超過二個以上呢?因為太遠的緣故,沒有能夠由初靜慮超越第三靜慮,入第四靜慮。唯除如來及第三阿僧祗耶諸大菩薩,彼二類人能隨其所欲,入諸定的緣故。
《披尋記》四○五頁:
乃至廣說逆超亦爾等者:謂從無所有處無間超入空無邊處,空處無間超入第三靜慮,第三無間超入最初靜慮,是名逆超。順超逆超皆唯超一,故言亦爾。無有超二能入第三等至者,以彼彼處緣相懸遠不鄰近故。

3.3.7.薰修差別
1)復次,云何薰修靜慮?謂如有一,已得有漏及與無漏四種靜慮,為於等至得自在故,為受等至自在果故,長時相續入諸靜慮,有漏、無漏更相間雜,乃至有漏無間無漏現前,無漏無間還入有漏,當知齊此薰修成就。
[]又什麼是薰修靜慮?譬如有一類人,已得到有漏的四種靜慮,及沒有愛、見、慢、疑等漏的四種靜慮,為了能在四靜慮和四空定中,得到入、住、出自在的緣故,為了領受諸定自在果報的緣故,長時間相續不斷地進入諸靜慮。如何修呢?就是入有漏初禪,然後入無漏初禪,又由無漏初禪出來,再入有漏初禪,彼此互相間雜的入定,乃至到非非想定也如是,從有漏定無有間隔,令無漏定現前,從無漏定無有間隔還入有漏定,應當知道,能夠達到如此程度就是薰修成就。
《披尋記》四○六頁:
為於等至得自在故等者:若於等至得隨所樂,得無艱難,得無梗澀,名得自在;由此自在,於諸等至數數入出,領受現法身心樂住,轉更明淨,終無退失,及淨修治勝功德道,是名彼自在果。

2)若於是處、是時、是事,欲入諸定,即於此處、此時、此事,能入諸定,是名於諸等至獲得自在。等至自在果者,謂於現法樂住,轉更明淨。
[]如果想在是處、是時、是事,進入諸定,就能在此處、此時、此事,進入諸定,是名於諸等至獲得自在。所謂於四禪、四無定等八等至,得自在的果,就是現在能安住於安樂的境界裡面,輾轉地更加明、淨。
《披尋記》四○六頁:
若於是處是時是事欲入諸定等者:四種靜慮地地差別,名之為處。若晝若夜時分差別,名之為時。諸所知事境相差別,名之為事。於靜慮中隨所樂欲多所成辦,是名獲得自在。

又由此故,得不退道。又淨修治解脫、勝處,及遍處等勝品功德能引之道。
[]又由此有漏無間無漏現前,無漏無間還入有漏的緣故,能成就不退轉的聖道。又由於常常修習,能得清淨、對治愛、見、慢、疑等煩惱,成就八解脫,此八解脫能引生其餘八勝處及十遍處等殊勝品類的功德。
《披尋記》四○六頁:
又淨修治解脫、勝處及遍處等者:此中解脫,謂八解脫。勝處謂八勝處。遍處謂十遍處。如下自釋。等言,等取無諍、願智、無礙解等;如是等類,名勝功德。引此方便,名能引道。由淨修治解脫為先,方能引彼諸勝功德。是即修習解脫為能引道,諸勝功德為其所引,如是差別應知。

若有餘取而命終者,由此因緣,便入淨居。由軟、中、上品修諸靜慮有差別故,於一切處受三地果。如前〈有尋有伺地〉 已廣分別。修習無尋唯伺三摩地故,得為大梵。由軟、中、上、上勝、上極品,薰修力故,生五淨居。
[]若尚有剩餘的取著未斷而命終者,由此取著因緣,就進入五淨居天。由於在雜修靜慮中,有軟、中、上品的不同,因為修諸靜慮有三種差別的緣故,於初禪乃至四禪這一切處,受三種不同的果報。如前〈有尋有伺地〉 已廣分別。修習無尋唯伺三摩地故,得為大梵天王。由軟、中、上、上勝、上極品,五種薰修力的差別緣故,生五淨居。
《披尋記》四○六頁:
若有餘取等者:由有色界愛為緣,取未全遠離名有取餘。由如是取,攝受先所積集行等種子功能現前,是故命終當生五淨居處:謂無煩、無熱、善現、善見、及色究竟,如前有尋有伺地說。(陵本四卷三頁)
《披尋記》四○七頁:
由軟、中、上品修諸靜慮等者:
由軟中上品修初靜慮有三果生:謂梵眾天、梵前益天、大梵天。
如是第二靜慮亦有三果:謂少光天、無量光天、極淨光天。
第三靜慮亦有三果:謂少淨天、無量淨天、遍淨天。
第四靜慮亦有三果:謂無雲天、福生天、廣果天。
如前有尋有伺地說。(陵本四卷三頁)由是故說於一切處受三地果。

3)當知因修清淨靜慮定故,生靜慮地,不由習近愛味相應,既生彼已,若起愛味,即便退沒。若修清淨,還生於彼,或生下定,或進上定。先於此間,修得定已,後往彼生。何以故?非未離欲得生彼故,非諸異生未修得定能離欲故。又非此間及在彼處,入諸等至樂有差別,唯所依身而有差別。
[]應當知道:因為修習靜慮,令定清淨的緣故,死後能生於靜慮地,不因對禪定樂有愛味相應的心能生於彼。既然生於彼地已後,如果對禪定樂,生起愛味,死後從彼定地退沒。若繼續修習,令定清淨,還生於彼地,或生於最下層的初禪定,或前進到最上的第四禪定。先要在人間,由修習而得定以後,才能前往彼處而生。什麼原因呢?未捨離欲界的欲是不能生於彼色界天的緣故,凡夫眾生沒有經由修習而得定,是不能離欲的緣故。又於此欲界及在彼色界天,入諸等至,所得的三昧樂沒有差別,只有禪定所依止的果報身不同,而有差別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