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11月27日 星期三

有尋有伺等三地-4.不如理作意施設建立-4.11.無因見論


4.11.無因見論
無因見論者,謂依止靜慮,及依止尋思,應知二種,如經廣說。問:何因緣故,彼諸外道依止尋思,起如是見、立如是論:我及世間皆無因生?答:略而言之,見不相續以為先故,諸內外事無量差別,種種生起。或復有時,見諸因緣空無果報。謂見世間無有因緣。或時欻爾大風卒起,於一時間寂然止息。或時忽爾瀑河彌漫,於一時間頓則空竭。或時欝爾果木敷榮,於一時間颯然衰顇。由如是故,起無因見、立無因論。
[]1)什麼是無因見論?就是這個人成就色界的四靜慮,且這個人第六意根善於分別思惟。這兩種情形呢?也是如《長阿含經》所廣說。
2)問:什麼理由?什麼原因?彼諸外道依止內心的尋伺能夠生起這樣的思想,建立這樣的異論呢?就是我和一切的世間都是沒有理由就生出來。答:現在要略的說一說。他看見一切事物的生起,不能相續,就到此為止,以為這是最主要的理由。從這個地方,就有皆無因生的看法。諸內外事,很多的生命體裏面的事情是內,其餘的一切事情都是外。內事、外事,其中不同的情況是太多,種種情況的生起。或是有的時候,看見這個事情出現,但是後來沒有結果,就是見不相續,所以他就主張,皆無因生。
3)看世間有什麼事情會生出這無因生的這種見解呢?也就是忽然間有大風生起來,在一個時候忽然間大風又停下來。或者有的時候,忽然間河裏的水有波浪,水多起來,流出來。又到一個時間,忽然間水又沒有,是什麼回事呢?這是無因而有。或時草木茂盛,樹木開花結果,分布出來都很榮茂。又到一個時間,枯竭、凋敝,衰悴、憔悴。由如是故,起無因見,立無因論。
hetuka-vādaḥ katamaḥ / so api dhyāna-saṃniśrayeṇa tarka-saṃṅiśrayeṇa ca dvividho yathāsūtram eva veditavyaḥ / kena kāraṇena tarka-saṃniśrayeṇa evaṃ paśyaty ahetu- kam utpanna ātmā lokaś ca samāsena anabhisandhi-pūrvakam ādhyātmikabāhyānāṃ bhāvānām aparimāṇaṃ vaicitryam upalabhya / hetūnāṃ ca ekadā vaicitryam upalabhya / akasmād ekadā vāyavo vānti ekadā na vānti akasmād ekadā nadyaḥ syandanti ekadā na syandanti akasmād eke vṛkṣāḥ puṣpanti phalanti ekadā na puṣpanti na phalanti ity evam-ādi //

今應問彼:汝宿住念,為念無體?為念自我?若念無體,無體之法,未曾串習、未曾經識而能隨念,不應道理。若念自我,計我先無,後欻然生,不應道理。
[]現在應該提出問題來難問他。汝宿住念,為念無體?為念自我?宿住念,就是久遠以前生命存在的情況,他能憶念自己的、他人的,過去生命存在的情況。為什麼?這個人前一生得過無想定,生於此天,壽命五百大劫。死以後,來到人間修行,又得到色界四襌,就會憶念過去生命的情況。從無想定出定的時候,那一念心的分別,他能知道。但是那一念分別心之前的境界,不能憶念,就不知道。因為不知道這一念心是怎麼生起呢?所以立這個無因論。現在這樣問他,依現在的一念心的前一剎那、前一剎那,一直向上念,前一個生命、前一個生命,這樣念的時候,為念無體?是念無因而有。無因,比如說一念心,這一剎那間生起,這一剎那之前是什麼也沒有,叫做無體。在憶念一切法現起的一剎那之前,是什麼也沒有,這麼念嗎?還是念內心的我?1)如果說一切法無因而生,就是無體。前一念是完全沒有,念這個無體。若是這樣的話,對於世間上一切的有為法,在沒有現起之前的時候都是無。你以前沒有熏習過這件事,你的識沒有經驗過這件事,而能念一切法是無,這是不合道理。
2)若是念內心的我,在思惟觀察執著我那一剎那之前,這個我是沒有。一剎那後,忽然間這個我就出來,這是不合道理。
sa evaṃ syād vacanīyaḥ / kim abhāvaṃ vā anusmarasya ātmānaṃ vā / saced abhāvaṃ / abhāva[m a]saṃstutam aparicitaṃ samanusmarasi ca iti na yujyate // saced ātmānaṃ / tena ahaṃ pūrvaṃ na abhūvaṃ paścāt samutpanna iti na yujyate //

又,汝何所欲?一切世間內外諸物,種種生起,或欻然生起,為無因耶?為有因耶?若無因者,種種生起,欻然而起,有時不生,不應道理。若有因者,我及世間無因而生,不應道理。如是念無體故,念自我故,內外諸物不由因緣種種異故,由彼因緣種種異故,不應道理。是故此論非如理說。
[]又你想怎麼地?一切世間,生命體的物、生命體以外的諸物,種種情況的生起,忽然間就生起,這件事為無因耶?為有因耶?1)假設說欻然生起,是沒有因由。種種法的生起,一剎那間忽然生起,一剎那以前沒有生起。這個法沒有生起,那個法生起,為什麼有些會生起、有些不會生起?如果是無因而生,都應該起。為什麼有起、有不起呢?若說都是無因,原因都是一樣,為什麼現象不同呢?所以你說無因而生,是不合道理。2)若是有原因的話,你執著這個我是無因而生,執著一切世間是無因而生,就不合道理。前面說念無體,不合道理。念自我故,也不合道理。內外諸物是不由因緣種種異故,也是不合道理。要是無因而有,就是不由因緣,種種異,這也是不合道理。若是你認為一切法是有因緣現起,所以因緣不同,因緣所生法也就有差別。若是這樣的話,你執著我及世間無因而生,這是不應道理。所以你說一切法無因而有的這種異論,是邪知邪見,是不合道理的說法。
ity abhāva anusmaraṇato apy ātma anusmaraṇato apy ādhyātmika-bāhyānāṃ bhāvānāṃ nirhetuka-vaicitryato api sahetuka-vaicitryato api na yujyate / tasmād eṣo api vādo ayoga-vihitaḥ //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