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6月25日 星期一

雜阿含-688-691


八八五(六八八)七力一;a.7.3.
1.
如是我聞:一時、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
2.七力
爾時、世尊告諸比丘:有七力,何等為七?信力,精進力,慚力,愧力,念力,定力,慧力。爾時、世尊即說偈言:信力、精進力,慚力及愧力,正念、定、慧力,是說名七力。成就七力者,得盡諸有漏。

3.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
八八六(六八九)七力二
1.
如是我聞: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
2.當如是學
爾時、世尊告諸比丘,有七力,如上說。差別者:是故比丘當如是學。我當成就信力;如是精進力、慚力、愧力、念力、定力、慧力,亦當學。

3.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
八八七(六九0)七力三
1.
如是我聞: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
2.說偈
爾時、世尊告諸比丘:有七力,如上說。差別者,爾時世尊即說偈言:信力、精進力,及說慚、愧力,念力、定、慧力,是名為七力。七力成就者,疾斷諸有漏。

3.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
八八八(六九一)七力四;a.7.4.
1.
如是我聞: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
2.七力
爾時、世尊告諸比丘:有七力,何等為七?信力,精進力,慚力,愧力,念力,定力,慧力。
1)何等為信力?於如來所起信心,深入堅固,諸天、魔、梵,沙門、婆羅門,及餘同法所不能壞,是名信力。
2)何等為精進力?謂四正斷,如上廣說。
3)何等為慚力?謂恥惡不善法,如上說。
4)何等為愧力?於可愧事愧,愧起惡不善法,如上說。
5)何等為念力?謂四念處,如上說。
6)何等為定力?謂四禪,如上說。
7)何等為慧力?謂四聖諦,如上說。

3.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I.相關資料
1.阿毘達磨集異門足論,卷第十七,T26436c
1.1.七非妙法者,云何為七?答:一不信、二無慚、三無愧、四懈怠、五失念、六不定、七惡慧。
1)云何不信?答:諸不信不信性、不現前信性,不隨順、不印可,不已忍樂、不當忍樂、不現忍樂,心不清淨,是名不信。
2)云何無慚?答:諸無慚乃至廣說,是名無慚。
3)云何無愧?答:諸無愧乃至廣說,是名無愧。
4)云何懈怠?答:諸下精進性、劣精進性、怯精進性、懼精進性。廣說乃至心懈怠、懈怠性、心不勇悍、不勇悍性,是名懈怠。
5)云何失念?答:諸空念性、虛念性、失念性、心外念性,是名失念。
6)云何不定?答:心散亂性。云何心散亂性?答:諸心散性。若心亂性、心躁擾性、心流蕩性、不一境性、不安住性,是名心散亂性。
7)云何惡慧?答:於不如理所引簡擇,執為如理所引。於如理所引簡擇,執為不如理所引,是名惡慧,如是七種名非妙法。
1.2.問:何緣是七名非妙法?
答:非妙,謂非善士。此是彼法,名非妙法,謂此諸法非善士邊可獲、可得,此是彼士所有現有故,說是七名非妙法。
1.3.七妙法者,云何為七?答:一信、二慚、三愧、四精進、五念、六定、七慧。
1)云何信?答:諸信信性、現前信性,隨順印可,已忍樂、當忍樂、現忍樂,心清淨。是名信。
2)云何慚?答:諸慚、慚性,乃至廣說,是名慚。
3)云何愧?答:諸愧、愧性,乃至廣說,是名愧。
4)云何精進?答:諸非下精進性,乃至廣說,是名精進。
5)云何念?答:諸念、隨念,廣說乃至,心明記性,是名念。
6)云何定?答:諸心住廣說乃至心一境性,是名定。
7)云何慧?答:於如理所引簡擇覺為如理所引,於不如理所引簡擇覺為不如理所引,是名慧。如是七種名為妙法。
問:何緣是七名為妙法?答:妙謂善士,此是彼法故名妙法,謂此諸法唯善士邊可獲可得,此是彼士所有現有故,說是七名為妙法。
2.T30354b
1)又有七種魔惑品力,一憎嫉聖教。二現行能往惡趣惡行。三樂習不顧自妙好障法。四樂習不顧他誹毀障法。五於善、不善,有罪、無罪,若劣、若勝,若黑、若白,及廣分別緣起法中,不能解了。六慳垢弊心,積集眾具。七智慧陜劣,愚癡增廣。若能降伏如是七種魔惑品力,當知即是聖法律中信等七力。
2)又有七種,第一義法涅槃所對治法,能令正法衰退隱沒,如是七法三衰損攝,謂受用衰損、增上意樂衰損、方便衰損。於衣服等,樂求妙好,樂欲多求,及彼所起種種受用,名受用衰損。於道及道果、涅槃,心不信解,名增上意樂衰損。懈怠、失念、心亂、惡慧,名方便衰損。受用衰損,是貪不善根品類。意樂方便衰損,是癡不善根品類。與此相違,當知即是白品七法。
3.T30644b:解說cs497
謂補特伽羅多隨煩惱染污相續,不能正證心一境性。云何名為多隨煩惱?謂有諂、誑、矯、詐、無慚、無愧、不信、懈怠、忘念、不定、惡慧、慢緩、猥雜、趣向前行、捨遠離軛,於所學處不甚恭敬,不顧沙門,唯悕活命不為涅槃而求出家。
1)云何有諂?謂自有過,而不能於大師、智者、同梵行所,如實發露。
2)云何有誑?謂不真實顯己功德,彼實無德,而欲令他諸有智者、同梵行等了知有德。
3)云何有矯?謂於增上戒毀犯尸羅,或於軌範毀犯軌範。由見聞疑他所舉時,遂用餘事,假託餘事。或設外言而相誘引,如經廣說,謂由諂誑增上力故。
4)云何有詐?謂怖他故,或復於彼有所悕故,雖有犯重,而不發露亦不現行,非實意樂,詐於有智、同梵行所,現行親愛、恭敬、耎善、身語二業。
5)云何無慚、無愧?謂觀於自或復觀他,無所羞恥,故思毀犯。犯已,不能如法出離,好為種種鬥調違諍。
6)云何不信?謂於佛、法、僧,心不清淨。於苦、集、滅、道,生不順解。
7)云何懈怠?謂執睡眠、偃臥為樂,晝夜唐捐,捨眾善品。
8)云何忘念?謂於久遠所作、所說,不能隨念,不令隨憶,不守根門,不正知住。
9)云何不定?謂於定地,下至作意亦不能得。
10)云何惡慧?謂住自見取,執不平等難捨言論。
11)云何慢緩?謂不捷利,亦不明了,不自起舉,無所能為,不能以身供侍有智、同梵行者。
12)云何猥雜?謂樂與在家及出家眾共相雜住。又樂尋思諸惡不善欲尋思等,乃至家勢相應尋思、多隨尋思、多隨伺察。
13)云何趣向前行?謂受僧祇或復別人諸衣服等所有利養,或請僧祇及與別人,皆名趣向。若諸苾芻於如是事最初前行,故名趣向前行。
14)云何捨遠離軛?謂於遠離邊際臥具,遠離眾惡人所習近似寂靜室,遠棄捨之,不生欲樂。
15)云何於諸學處不甚恭敬?謂遭厄難,寧捨學處,不棄身命,志求身樂及與壽命,不能隨護所有學處。
16)云何不顧沙門?謂棄捨學處,好為退轉,或犯尸羅,行諸惡法,於內腐爛,廣說乃至實非梵行自稱梵行,況當悕求沙門果,證八支聖道。
17)云何唯悕活命不為涅槃而求出家?謂或為王之所逼迫而求出家,或為怨賊之所逼迫,或為債主之所逼切,或為恐怖之所逼切,或為財寶常所匱乏恐畏不活而求出家。不為自調、自靜、自般涅槃而求出家。
當知此中依同梵行而共止住有所違犯,發起最初四隨煩惱。
依增上戒有所違犯,當知發起無慚、無愧。
依增上心及增上慧,當知發起始從不信乃至惡慧諸隨煩惱。
此中不信及與懈怠,依俱違犯。
忘念、散亂,依增上心違犯而起。
惡慧,依犯增上慧起。
不信、懈怠增上力故,當知發起慢緩、猥雜、趣向前行、捨遠離軛。
忘念、亂心及與惡慧增上力故,當知發起於諸學處不甚恭敬,不顧沙門,唯悕活命不為涅槃而求出家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