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6月27日 星期五

雜阿含-35


一四七(三五)心、意、識
1.
如是我聞:一時,佛住支提竹園精舍。

2.此心,此意,此識
爾時、有三正士出家未久,所謂尊者阿[/]律陀,尊者難提,尊者金毘羅。爾時、世尊知彼心中所念而為教誡:比丘!此心,此意,此識;當思惟此,莫思惟此,斷此欲,斷此色,身作證具足住。比丘!寧有色若常、不變易、正住不?比丘白佛:不也,世尊!

3.一切無常、苦、變易法
佛告比丘:善哉!善哉!色是無常、變易之法,厭,離欲,滅,寂,沒。如是色從本以來,一切無常、苦、變易法。

4.安樂住
如是知已,緣彼色生諸漏、害、熾然、憂惱,皆悉斷滅。斷滅已無所著,無所著已安樂住,安樂住已得般涅槃。受、想、行、識,亦復如是。

5.
佛說此經時,三正士不起諸漏,心得解脫。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I.教誡
[經文]爾時、世尊知彼心中所念而為教誡:比丘!此心,此意,此識;當思惟此,莫思惟此,斷此欲,斷此色,身作證具足住。
[論說]當知由三分故,攝受圓滿涅槃:一、由隨順教授故,二、由正觀察一切行故,三、由永斷一切煩惱故。隨順教授者,謂記說、教誡神變所攝。如來隨欲記說彼心,由自定意,以三行相遍照他心:若展轉久遠滅心,若無間滅心,若於現在所緣轉心。從定起已,隨念分別,思惟定內所受他心,如其所受即如是記:汝有如是心,謂久遠滅者;如是意,謂無間滅者;如是識,謂現在者。此據種類,不據剎那。即以如是記說神變為依止故,於其三處而為教誡:一、於行處現前境界,開許如理作意,遮止不如理作意;二、於住處,遮止不正尋思,開許正尋思;三、於止觀勤修行處,開許令未斷諸行,及令煩惱永得離繫而涅槃。如是宣說,令從三處諸隨煩惱心得清淨,謂從行處、住處、依處。又正觀察過去未來現在諸行,名正觀察一切諸行。T30793b
[]當知道由於三部分的緣故,攝受圓滿涅槃。哪三分?一、由隨順教授故,二、由正觀察一切行故,三、由永斷一切煩惱故。
1)什麼是隨順教授
a)就是屬於記說、教誡神變。如來隨順想要記說彼心,由自己禪定的意,以三種行相周遍照了他人的心。哪三種?一、若是展轉久遠滅心,就是在過去世無量多劫已經消滅的心。二若無間滅心,前生中所有的眾多心。三、若於現在所緣轉心現在這一生所生起的心
b)從禪定起來之後,隨著憶念分別,思惟定內所領受他人的心,如同其所領受,就這樣說明:你有這樣的心,就是久遠滅。這樣的意,就是無間滅。這樣的識,就是現在。這是根據種類,不是根據剎那的差別而說。
c)就是以這樣的記說神變為依止的緣故,對於其三種地方而為教誡。哪三種?
一、對於行處的現前境界,開許如理作意,遮止不如理作意
二、對於住處,遮止不正確、不合道理的尋思,開許正確、合道理的尋思
三、對於止觀勤修行處,開許令斷尚未斷的五蘊諸行,及令煩惱永得離繫而體證涅槃。這樣宣說,使令他人從三種地方的眾多隨順煩惱,內心得以清淨,就是從行處、住處、依處。
2)正確、合理的觀察過去、未來、現在五蘊諸行,名為正觀察一切諸行。
[參考]瑜伽師地論卷27
有諸相圓滿教授。其事云何?謂由三種神變教授,三神變者 :一、神境神變;二、記說神變;三、教誡神變。由神境神變,能現種種神通境界,令他於己生極尊重;由彼於己生尊重故,於屬耳聽,瑜伽、作意,極生恭敬。 由記說神變,能尋求他心行差別。 由教誡神變,如根、如行、如所悟入,為說正法,於所修行能正教誡。故三神變能攝諸相圓滿教授。
[]還有眾多相貌圓滿的教授那件事是什麼情形呢?就是由三種神變教授,哪神境神變,二記說神變,三教誡神變。這是圓滿的教授。
1)什麼是神境神變?就是能現種種神通境界神境就是不可思議境界,由神通變化就是無障礙,不可思議無障礙的境界比如說天眼通、天耳通、他心通、神足通神境神變指神足通。現出來神通的時候,就會令學者對於現神通的人生出來極大地尊重心。由彼於己生尊重故,他就會心裡面不散亂,他的耳就會注意教授者的音聲,聽受他怎麼教授修止觀、要怎麼作意對於所學習的佛法生極大的恭敬心。
2)什麼是記說神變?就是有他心通這位尊重、似尊重的阿闍黎、親教師,能夠尋求學者的心行差別,你的內心在想什麼,過去世、現在世、未來世,他完全明白你心裡的變化然後能夠記說你的事情。
3)什麼是教誡神變由於教誡神變,如根如行如所悟入為說正法,於所修行能正教誡。
如根,就是隨順。隨順學者的根性是利根或是鈍根。如行,隨順他能夠這樣修行,他的堪能性有麼多。如所悟入,隨順他的智慧,他能悟入到這個程度。為說正法,這樣為他宣說修學的聖道。於所修行能正教誡,對於學者所修行所需要,你能夠恰到好處地教誡他。這位善知識具足這三種神變,他就是能夠成就諸相都圓滿,就是教授所需要的功德他都圓滿。這裡的相,是聖德的相貌,都圓滿地具足。

III.漏、害、熾然、憂惱
[經文]如是知已,緣彼色生諸漏、害、熾然、憂惱,皆悉斷滅。斷滅已無所著,無所著已安樂住,安樂住已得般涅槃。
[論說]又有三;三漏為先而有欲;欲害為先而有尋思熱惱;尋思熱惱為先而有追求憂惱,如是一切皆永斷故,說名永斷一切煩惱。如是定住心善解脫,無相樂住無恐怖時,於現法中名入圓滿般涅槃數。T30793b
[]又有三種漏,就是欲漏、有漏、無明漏。以三漏為首為先而後有欲害。以欲害為先而後有尋思的熱惱尋思的熱惱為先而後有追求的憂惱,這樣一切的諸漏、害、熱惱、憂惱全部都永遠斷盡的緣故,說為永遠斷盡一切煩惱。這樣決定住於心善解脫,無有我相安樂而住,沒有恐怖的時候,在現在的生命體中,稱為進入圓滿般涅槃的範圍。
[參考]三漏,謂欲漏有漏無明漏。欲漏,就是外門流注眼耳鼻舌身意不能夠內斂,就是向外攀緣,向外看色聲香味觸。有漏,是內門流注非佛教徒修學禪定成就,內心裏面有愛、見、慢。愛著禪定的三昧樂,有我見或者常見斷見各式各樣的邪知邪見,使令他不能與聖道相應所以叫做有漏。無明漏,就是欲漏有漏的依止處。因為有無明,才有欲漏、有漏不明白一切法是緣起,畢竟空。無始劫來使令光陰都空過,就是這無明的關繫。

IV.心、意、識的相關資料
[參考]1.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,卷72T27371b
復有說者:心、意、識三亦有差別,謂名即差別,名心,名意,名識,異故。復次,世亦差別,謂過去名意,未來名心,現在名識故。復次,施設亦有差別,謂界中施設心,處中施設意,蘊中施設識故。復次,義亦有差別,謂心是種族義,意是生門義,識是積聚義。復次,業亦有差別,謂遠行是心業。如有頌曰:能遠行獨行,無身寐於窟,調伏此心者,解脫大怖畏。前行是意業。如有頌曰:諸法意前行,意尊意所引,意染淨言作,苦樂如影隨。續生是識業。如契經說:入母胎時,識若無者,羯刺藍等不得成就,故知續生是識業用。復次,彩畫是心業。如契經說:苾芻當知!諸傍生趣由心彩畫,有種種色。歸趣是意業。如契經說:苾芻當知!如是五根各別所行各別境界,意根總領受彼所行境界,意歸趣彼作諸事業。了別是識業。如契經說:苾芻當知!識能了別種種境事。復次,滋長是心業,思量是意業,分別是識業。脇尊者言:滋長、分割是心業,思量、思惟是意業,分別、解了是識業。應知此中滋長者是有漏心,分割者是無漏心;思量者是有漏意,思惟者是無漏意;分別者是有漏識,解了者是無漏識。心意識三是謂差別。
[]1)還有人說:心、意、識三也是有不同,就是名字就是差別,名為心,名為意,名為識,不同的緣故。
2)還有,時間也有不同,已經過去,稱為。尚未到來名為心現在名為識故。
3)還有,語言的施設、建立也有不同,就是十八界中施設為心。十二處中施設為意。五蘊中施設為識的緣故。
4)還有,意義也有不同,心是種族的意義,意是生長的門戶的意義,識是積聚的意義。
5)還有,業也有不同
a)遠行是心的業用。如頌曰:能遠行獨行,無身寐於窟,調伏此心者,解脫大怖畏。
b)前行是意的業用。如有頌曰:諸法意前行,意尊意所引,意染淨言作,苦樂如影隨。
c)續生是識的業用。如契經說:入母胎時,識若無者,羯刺藍等不得成就,故知續生是識業用。
6)還有,a)彩畫是心的業用。如契經說:苾芻當知!諸傍生趣由心彩畫,有種種色。
b)歸趣是意業。如契經說:苾芻當知!如是五根各別所行各別境界,意根總領受彼所行境界,意歸趣彼作諸事業。
c)了別是識業。如契經說:苾芻當知!識能了別種種境事。
7)還有,滋長是心業,思量是意業,分別是識業。脇尊者言:滋長、分割是心業,思量、思惟是意業,分別、解了是識業。應知此中滋長者是有漏心,分割者是無漏心;思量者是有漏意,思惟者是無漏意;分別者是有漏識,解了者是無漏識。心意識三是謂差別。
2.阿毘達磨俱舍論,卷4T2921c
集起故名心,思量故名意,了別故名識。復有釋言淨不淨界種種差別故名為心,即此為他作所依止故名為意,作能依止故名為識。故心意識三名所詮義雖有異而體是一。
[]1)因為,能積集、生起,叫作心。因為能思惟度量,叫作意。因為能了別所緣境,叫作識。
2)還有論師解釋說:因為淨、不淨,就是善與不善性有種種不同,叫作心。就是這個心能作為其他法的依止的地方叫作意。若是這個心作為能依止,叫作識。所以心、意、識三種名稱所要詮釋的意義雖有不同,但是它們的自體是同一個。
cinotīti cittam / manuta iti manaḥ /vijānātīti vijñānam /citaṃ śubhāśubhair dhātubhir iti cittam /tad evāśārayabhūtaṃ manaḥ /āśritabhūtaṃ vijñānam ity apare /yathā cittaṃ mano vijñānam ity eko 'rthaḥ/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