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9月7日 星期五

雜阿含-769


九九一(七六九)正法律乘;s.45.4
1.
如是我聞: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
2.婆羅門乘
爾時、尊者阿難,晨朝著衣持缽,入舍衛城乞食。時有生聞婆羅門,乘白馬車,眾多年少翼從。白馬,白車,白鞚,白鞭,頭著白帽 ,白傘蓋,手持白拂,著白衣服,白瓔珞,白香塗身,翼從皆白。出舍衛城,欲至林中教授讀誦。眾人見之,咸言:善乘!善乘!謂婆羅門乘。

3.阿難白佛
時尊者阿難見婆羅門眷屬眾具,一切皆白。見已,入城乞食,還精舍,舉衣缽,洗足已,往詣佛所,稽首禮足,退坐一面。白佛言:世尊!今日晨朝,著衣持缽,入舍衛城乞食,見生聞婆羅門,乘白馬、車,眷屬眾具一切皆白。眾人唱言:善乘!善乘!謂婆羅門乘。

4.正法律乘
云何世尊!於正法律,為是世人乘,為是婆羅門乘?佛告阿難:是世人乘,非我法律、婆羅門乘也。阿難!我正法律乘,天乘,婆羅門乘,大乘,能調伏煩惱軍者。諦聽,善思,當為汝說。阿難!何等為正法律乘,天乘,婆羅門乘,大乘,能調伏煩惱軍者?謂八正道,正見乃至正定。阿難!是名正法律乘,天乘,梵乘,大乘,能調伏煩惱軍者。

5.
爾時、世尊即說偈言:
信、戒為法軛,慚、愧為長縻,正念善護持,以為善御者,
捨、三昧為轅,智慧、精進輪,無著、忍辱鎧,安隱如法行。
直進不退還,永之無憂處,智士乘戰車,摧伏無智怨。

I. 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與開展,P.785
其實,「大乘」是說一切有部sarvāsti-vādin的固有術語,不是輕視「小乘」 hīna-yāna ,而是稱讚佛法的,如『雜阿含經』卷二八( 大正二‧二00下)說:「何等為正法律乘、天乘、婆羅門乘、大乘,能調伏煩惱軍者?謂八正道」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